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弱极而强——南宁市兴宁区三塘中学有效教育改革与实践纪实

时间:2013-07-02 01:42来源:广西教育 点击:
                         本刊通讯员 党雪妮  韦 锐
 
        2013年1月10日,南宁,天气阴冷。在南宁市中小学校外活动中心的礼堂里,气氛却甚是火热。全区基础教育学校教学改革成果展示会正在举行,来自全区12个试点县区的实验学校师生代表,通过一出出活灵活现的情景剧,把自己近年来进行教学改革所经历的酸甜苦辣集中展示在了观众的面前——
        “爆料,爆料,特大爆料。今天,101班隆重上演了一出人间闹剧。”
        “不可一世的秦老师终于被我们重重地修理了一顿,那狼狈相,哈哈 ,堪称人间一绝呀……”
        这是哪里的学生?竟如此大胆,敢“修理”老师?!台下的评委相视一笑。如此生动鲜活的表演,虽然不免有些夸张,却深深地吸引了台下观众的目光。
        是的,台上6位初中生所演绎的,正是发生在南宁市兴宁区三塘中学的一个真实故事——学生从恨老师到爱老师,从不学、厌学到主动学、乐学,老师从满堂灌到会放权……这一切的改变,都缘自该校两年前实施的EEPO有效教育实验。
         EEPO有效教育是广西教育厅主导的基础教育学校教学改革试点项目,就在两年前,三塘中学有幸成为自治区级试点校之一。然而,在仅仅两年多的时间,谁也没有料到,这所乡镇薄弱初中竟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当打架成为“家常便饭”

       南宁市兴宁区三塘中学地处南宁市昆仑大道三塘镇,是一所公办农村寄宿制初中,现有15个教学班,学生645人,教职工45人。学校办学虽然已有50多年历史,但各方面评价并不太好。
       这里的学生,90%是农民子弟,其中40%是进城务工人员的子女。学生家长为了谋生常年外出打工,只能将子女托给老人看管。可初中阶段的孩子处于青春发育期,年迈的老人根本管不住叛逆的孙辈。即使有父母在身边的,父母因自身学识所限,对孩子的教导也是力不从心。
        于是,在三塘中学的校园里,人们时常可以见到染着黄头发、绿头发的学生。学校几乎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打架事件发生,打架几乎成为学生的“家常便饭”:这边有学生在课堂上大打出手,科任教师无法解决,只好怒气冲冲地把打架的大方拉到政教处;另一边在男生洗澡房里的角斗又开始上演,围观的学生起哄声一片……
       三塘中学校长邓炳强告诉记者,那个时候,学生对上课根本不感兴趣。一到上课,学生不是睡觉就是做自己的事,有时候一个班有一半学生睡倒。打架、恶作剧、抽烟在该校屡禁不止,整个学校学生厌学、辍学现象严重。
       更让校方头疼的是,因为厌学导致的师生关系恶化,学生对老师的感受竟然可以用“恨”来形容。“我们以前就是很恨老师的,一点都不夸张啦!”参加情景剧表演的初二年级学生小农向记者坦白。原来,因为上课无聊,学生就把怨气转移到了老师身上,有背着老师给老师取很损的绰号的,有上课搞恶作剧的,有趁着老师书写黑板时扔粉笔的,有靠窗口的学生偷偷用镜子反射阳光来照老师的,甚至还有学生因不想上课,课前偷偷把老师的课本藏了起来……不一而足。情景剧中那个“修理”老师的桥段,真实地反映了该校师生在过去的对抗关系。
        学生难教,老师也是怨声载道。每一个老师都面临着来自学校、家长、学生等多方面的巨大压力,每天忙忙碌碌,没日没夜地干,工作却越做越多,收效甚微。有位语文教师几近崩溃地发誓:“下辈子绝对不当老师,当了老师也绝对不当语文老师,当了语文老师也绝对不当班主任!”一位英语老师这样“安慰”语文老师:“我们英语老师那才叫可怜呢,学生不会读书,老师上课像是对‘牛’弹琴。”数学老师跟着叹气:“你去看看我的数学课,有几个学生听得懂?干脆睡倒一大片……”
        邓校长总结:“这一切,和课堂的沉闷脱不了干系。”

三塘中学校长邓炳强(右二)和学校的领导班子成员研究推进课改工作。

 
        吹响改革的号角

        其实,彼时的三塘中学,就像戳在教育管理者心头的一根刺!南宁市兴宁区教育局的领导反复思考: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可乡镇学校不应该成为“落后”的代名词,农村孩子也应该享受和城市孩子一样的优质教育啊!并为此深入所有的城区学校,反复调研,结果他们发现:三塘中学的情况其实并非个例!在整个城区的中小学课堂上,几乎都是老师满堂灌,老师对学生创新精神的培养明显薄弱,学生欠缺主动学习的意识,厌学思想均不同程度地存在。显然,问题是出在我们的课堂上。那么,治标还是治本,如何去诊治,这显然不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了。
        最终,领导们达成了共识:不改革,就永远没有改变的机会!
        为了寻找改革课堂的路径,三塘中学副校长覃山坦言,他曾经跟随教育局的领导,去过江苏、山东等地的多所知名学校取经,也尝试进行了多次教育教学的改革,但一直没能找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改革模式。直到2009年的一天,李凌局长偶然得到一个消息:云南楚雄即将召开一个有效教育的年会。当时,由云南师范大学孟照彬教授创建的Effective Education in Participatory Organizations(有效教育是通过组织和参与来实现的,简称MS-EEPO)改革已在国内一些地市开始试验。那么,EEPO靠不靠谱,适不适合兴宁区呢?李凌局长想带上城区的教研团队,亲自赴会一看。
       在楚雄仅一天时间,当地的课堂和教研团队的展示就给李凌局长带来了一个不眠之夜:楚雄的教学条件比兴宁区更为艰苦、落后,但EEPO有效教育改革却让这里的课堂焕发出了勃勃的生机,光看师生脸上那满满的自信与阳光,就不能不让人动心动容。最关键的是,在这里,教与学不再是一件苦差,反而是一件快乐的事!这不正是大家苦苦寻觅的改革效果吗?在这里,课堂的主角不再是老师,而是学生;老师不再满堂灌,而是把主动权交给了学生,让学生自主探索学习;对教学知识点,老师抛出问题后,让学生分组讨论,再引导他们思考,课堂中的每个人都是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小组讨论还有发言人,老师走下讲台,学生走上讲台大胆阐述本小组讨论的观点,表达流畅而充满自信;课堂教学动静转换,学习不再枯燥乏味;老师和学生之间还有约定,教师要进行课堂组织调控,或者检测课堂效果,做个手势就一目了然……李凌局长这一夜的不眠,其所思所想与兴宁区教研团队的思考竟不谋而合,很快大家便达成了共识:兴宁区的学校,要全部成为EEPO有效教育的实验田!
        所幸,广西教育厅启动了基础教育课堂改革的试点工作,兴宁区成为了12个试点县区之一;兴宁区包括三塘中学在内的25所学校,终于全面吹响了改革的号角!

三塘中学的学生和孟照彬教授(中)在一起
 
      摸着石头过河

        “改革要有逢山开路、遇河架桥、摸着石头过河的精神。”这句话放在EEPO的实验上,很是贴切。
        2010年3月,三塘中学EEPO教学改革实验正式起航。但很快,邓炳强校长和覃山副校长就发现,改革的最大阻力并非学生,而是教师——
        有老师公开向邓校长抱怨:“搞这个有什么用?怎么上课还不是这么点钱,何必呢!”
        在校内的教师培训会上,甚至有老师向刚刚从南宁市39中调过来的覃山副校长“发难”:“覃副,我们知道你想把EEPO搞上去,有了政绩就回39中当校长!”
        也有老师犹豫:“覃副,学校生源这么差,搞EEPO到底对这帮学生有没有用?搞来搞去说不定还是‘垫底’?”
        更有老师干脆表态:“以前不是也搞改革吗?结果还不是一样?何苦呢!”
       其实,老师们有畏难情绪是很容易理解的。毕竟一直以来都是老师讲、学生听,突然要老师们放弃自己所熟悉的东西,而去重新学习一种完全陌生的东西,一种全新的教学模式,光是听听那一串串的新名词就够叫人头疼的:学习方式五项基础,课型方式之要素组合、平台互动、哲学方式,评价方式之经典性评价、单要素评价、流程性评价……“一切都要从头学起,我能行吗?”“改革是年轻人的事,几十岁的我学不学得来呢?”显然,这一改革,挑战的不仅仅是教师的教学,更是教师的自信;这一改革,不仅改变教师的教法,还要改变教师的“活法”!
       伴随着或多或少的担心与忐忑,学校还是推举出了一批骨干力量,开始了大胆地尝试。他们先上了几节课,按以前的评价方式,这样上课是可以的,但若按EEPO有效教育经典性评价之知识性、个性、创造性与主动、互动、能动的“三性三动”指标来评价,有些课只是勉强上出了一两个指标,连一节合格的课都没有。面对这种现状,邓校长和覃副校长不得不放缓了刚刚迈开的改革步伐。覃副校长急急忙忙地找来城区的教研员蹲点看自己的课,和教研员一起把脉分析,晚上再安排几个校领导当学生模拟上课……几番苦思实战,大家终于摸着了一些门道,并决定以改变教师为先导,先由学校领导来培训全体教师,从最基本的学习方式训练开始……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段时间以后,教师们慢慢学着用EEPO方式来上课。学生察觉到了老师们上课有了“新招”,开始对课堂有了期待。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语文老师跑来找邓炳强:“校长,按EEPO的方式来上课,我们语文课上不完了。”数学老师和英语老师也跑来找邓炳强:“校长,我们发现学习好的学生越来越好,可是学习差的学生好像也越来越差了,怎么办?”教导处反映,近来的检测,学科成绩没有提升反而下滑了……
         邓校长的心中不免有些慌张。
        “这是改革过程中的潜伏期,”教研员用孟照彬教授的话及时提醒邓校长,“这个时候不必慌张,不要被这些表面现象迷惑,要帮助教师坚定改革信念,带领教师们到达‘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
        接下来,邓校长和覃副校长用几天几夜的时间分别找来年级组长和教师谈话。鼓励大家积极探索,努力进取,敢于承担风险,勇于知难而上,并决定由领导带头,亲自上课、听课,用行动说话,用事实证明。
       邓炳强校长教地理,他在一个班上课,向教师开放课堂;覃副校长教数学,不仅在自己带的班上课,还随时接受老师邀请,到任何一个班去上课,向教师开放课堂;梁书记、潘主任、周主任、年级组长都承担了不同的攻关任务,向所有教师上公开课。最后,连五十多岁的方灿盈老师也从让学生在课堂上“画气泡图”开始了他的EEPO教改实现。课堂终于有了转机,原来“四不像”的课堂逐渐显现出EEPO的神韵。也正是在这段时间,自治区项目办的韦昌勇主任来到了三塘中学,听了一节覃山副校长的课,给予了充分的赞赏与鼓励。而该校教师在城区承担的展示课也毫无悬念地得到了一致的好评。这一切,仿佛一束曙光,照亮了三塘中学前进的道路!
        为了帮助老师们尽快适应新的教学方式,三塘中学还出台了许多新措施。例如:每周由一位校领导上一节示范课,统一改革意识;定期召开EEPO经验总结交流座谈会,教师们畅谈在实践EEPO教育教学理念过程中遇到的困惑、感受和体验。对一些共性的难题,大家一起讨论,待总结出的好的经验和做法,再由学校EEPO有效教育领导小组将其规范化、制度化,之后再在校内推广践行。此外,学校还建立了监察机制,时时反馈各项改革措施的落实情况,做到言出必行,有问必答,有问题就解决。学校还为学生定期举行全校性的EEPO学习方式PK赛,要求各班推荐一组优秀单元组参加比赛,三个年级的12个单元组组成一个班同台竞技,既展示各班风采,又无形中形成了教师队伍你追我赶的良性竞争态势,加速了EEPO在学校的改革进度和成效。

学生进行单元组学习
 
        教书匠的幸福

        三塘中学科研室主任周初宁有着12年的教龄,传统的沉闷课堂早已令他厌倦,面对不断“刷新”的学生班级,有时候他竟会生出莫名的恐惧。学校吹响了课改的号角,他决定先做一个教学实验。他选取了九年级的两个班,同一个知识点,一个班按原来的方式授课,另一个班尝试用EEPO的方式授课。他发现,按传统方式上课的班级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能掌握所学知识;而在另一个班,竟有70%以上的学生掌握了!更有意思的是,摸索着按EEPO模式上课,他讲课的时间只有20多分钟!老师讲得少,学生收效大,这让周初宁有了信心:“EEPO的教学方式确实不错,我一定要掌握!”这之后,他开始努力学习,积极实践。2012年12月,在全区基础教学学校教学改革成果展示会崇左赛点,周初宁应邀展示了一节哲学方式课。他课前没有接触学生,现场采集教学素材,课堂效果出乎意料的好:那些没有经过系统学习方式训练的学生,能有那样精彩的表现,这尤其令他激动、感动!这再次证明了,EEPO好用、管用!有了这一次经历,现在的周初宁更加充满自信。他胸有成竹地说:“以后叫我到哪里上课,给我什么样的学生,我都不怕了!”
        不怕的,还有更多积极参与课改的三塘中学的教师。教数学的邓金媚老师,虽然性格有些腼腆,但在2012年12月全区基础教学学校教学改革成果展示会上,竟一举拿下了一个第一名的好成绩,受到了同行的广泛关注;原来因为学生捣乱连课都上不成的刘秀明老师,竟然主动邀请校长去听他的课,还第一次承担了对外接待课,获得了市教科所邝国宁主任的肯定……就连那些到该校实习的师范生,因为学会了EEPO教学方式,在以后的公考中也很容易脱颖而出了。
        三塘中学的全体教师切身体会到了课改的好处。现在,他们上课更轻松了,课堂更有活力了。最大的变化是,以前调皮捣蛋的学生改变了,几乎再没有学生在课堂上睡觉了!看着活跃的课堂上学生自信的表现,感受着师生良性互动的美好,敌意的坚冰慢慢消融,老师们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据三塘中学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对于教育教学的感受,2009年,该校在没有推进EEPO有效教育之前,有79%的教师认为自己工作繁忙、琐碎,学生厌学情绪严重;2010年,EEPO有效教育推进之初,仍有61%的教师认为工作较多,且学生不理解老师的苦心;2011年,通过将近一年的EEPO有效教育实验,43%的教师开始觉得上课效果改善,学生学习积极性提高;2012年春季学期,有74%的教师认为用EEPO上课,较传统授课轻松有效。对于团队教研的看法,EEPO实验前,认为团队教研工作成效较好的有40.9%,认为团队教研效果和个人单干一样的有50%;经过有效教育教学方式的学习以后,认为教师团队教研成效好的增加到了77.27%。
        在邓炳強校长看来,EEPO能让课堂产生如此大的变化,在于EEPO有效教育是一个包含了学习方式、课型方式、评价方式、管理方式等多维一体的操作系统,它强调师生、生生互动的实效,注重学生个性的张扬和团队合作精神的培养。在课堂上,老师是学生的导师兼合作伙伴。老师把主动权交给学生,学生有了更多自我展示的机会;学生分组讨论,团队协作,忙得没空睡觉。学生在潜移默化中自信心得到培养,潜能得到激发;老师也和学生一样,变得日益自信,大家争着上公开课,一批EEPO有效教育的骨干教师快速成长起来。如今,掌握了“看家本领”的三塘中学的教师,幸福感在不断攀升,职业倦怠感在明显下降,他们体悟到了从教以来从没有过的,教师职业内在的尊严和快乐!
 
        边缘学生悄然改变

       随着EEPO在三塘中学的深入开展,老师们惊喜的看到:学生染发、随地乱扔垃圾的现象悄然消失,男生留长发、穿拖鞋来校上课的现象已不复存在,洗澡房里飘出了歌声与笑声,教师办公桌、讲台上出现了学生送来的鲜花与温馨的问候卡,就连社会青年也不再三三两两到学校门口来聚集、徘徊了……学校政教处的工作重点发生了变化,以前忙个不停地处理打架斗殴的违纪学生,现在却开始培训学生会干部,引导学生开展各种课外活动。
       最让邓校长骄傲的是,辍学逃学厌学的边缘学生也在悄然改变。就拿中考的参考率来说吧。教改前的2009年,该校的中考参考率仅有36%,到2012年时,该校的中考参考率提高到了95%。中考成绩也取得了历史性突破:总等级达AA+的学生人数实现了零的突破,现在跃升为10多个;D、E等级的学生人数从60多人下降了一半……这可是家长和学校从来不敢想象的事!“以后会一年比一年好,我有这个信心。”如今的邓校长,说话的底气很足。
       当然,“光看成绩的提高不能代表学生的转变,更重要的是,实行EEPO有效教育后,绝大多数学生的品行和精神面貌极大地改观了。”邓校长和覃副校长不止一次地说着同样的话。
       今年已上初三的小蒙,斯斯文文的一个小伙儿。很难想象,2010年9月刚进学校上初一的第一天,小蒙就因口角跟同学打了一架,那时候,他可真是个人见人怕的“捣蛋王”!
和其他很多同学一样,当时的小蒙不爱听课。“听不懂老师讲什么,也不想听懂,上课听老师讲课就像听天书一样。”小蒙这样形容自己当时的生活。因为不爱学习,小蒙对老师也就毫无好感,甚至充满敌意,认为老师是在浪费他的时间,消耗他的青春。记得有一次,因为拿了一位同学的笔,老师让他归还同学,他便在教室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辱骂了老师……
       小蒙还爱打架,一言不和就和同学打起来。有一次,听说一位同学背地里说他坏话,气急的小蒙偷偷在包里带了一根可伸缩的铁棍到学校,准备“收拾”那个学生。幸好在进校时,小蒙藏在包里的伸缩棍无意中被邓炳强校长发现并没收,才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流血事件!
       为了教育小蒙,学校没少请小蒙的父母、哥哥来学校,但他们都表示根本就管不了他。
       就是这么一位厌学又爱惹事的学生,在EEPO的教学氛围感染下,慢慢发生了变化。“上课时的小组讨论得参加吧,参加就得和同学沟通交流吧,要交流就得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小蒙记得,那是初二时的一节课,他有史以来第一次代表小组,走上讲台发言,还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一致肯定。那一刻,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从此以后,连小蒙自己都感到惊讶,他开始有了学习兴趣和学习目标,以前喜欢棍棒的他,竟慢慢变得性格沉稳起来,他不再欺负同学,朋友越来越多,连学习成绩也开始从初一时的倒数第几位慢慢上升到了现在的班级前列。这样的变化,是两年前的小蒙做梦也梦不到的!
       和小蒙一样有着巨大转变的学生还有很多。团队合作学习使所有的学生都发现了自我的价值,因为团队中不会有差生。团队学习让大家相互依赖,相互欣赏,开始懂得学习的意义,还能慢慢感受到同学间的情谊。调查显示,在该校学生中,认为有必要与同学共同完成学习任务的学生人数从过去的23.32%攀升到现在的91.07%;过去有47.15%学生会与同伴时常发生矛盾,现在只有9.07%的学生认为偶尔会与同伴发生矛盾,且能通过沟通解决。
        EEPO改变的,不仅是教与学的方式,更重要的是改变了学生认知的态度与能力,使他们在团队中找到了自身存在的价值。

时任自治区高校工委书记、教育厅厅长高锋(第三排中)带领自治区教育厅的前提领导和项目办的负责人到三塘中学听课、调研。
 

       探索仍在继续

       如今的三塘中学,本地生源已不再流失,辍学率降低为零,家长参与学校活动的热情高涨,学校形象和影响力不断提升。EEPO有效教育实验开始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要求来三塘参观学习的同行络绎不绝。
       2012年4月,三塘中学091班的学生参加了“绿城之春”全国初中数学有效课堂教学观摩研讨活动,学生们个性张扬的表现让很多专家在赞许之余又有些“意外”:“没想到一所农村薄弱学校的学生,表现得这么落落大方,自信果敢!”
       2012年6月4日,自治区高校工委书记、教育厅厅长高枫,副厅长白志繁来到三塘中学,就有效教育改革进行调研。深入课堂听了一节课后,高枫厅长感慨地说:“这种课堂,在农村学校,师生能有这样的表现,是教育的希望所在,也非常不简单!”白副厅长高兴地对兴宁区教育局局长李凌说:“兴宁的实践说明,在广西增加有效教育改革试点的时机已经到了。”
       随着学校办学状况的全面好转,三塘中学在每年新生招生过程中开始变得日益抢手,大量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想来三塘中学就读,仅这两年每年初一新生的报名人数就已经超过了500人,但受招生计划所限,该校每年只能招收近250名新生。
面对成绩,校长邓炳强不敢骄傲,更不敢懈怠:“改革就是要有勇气,有决心。三塘中学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未来还须实干,需要以更开阔的视野,把EEPO改革更深入地进行下去!”
        古人云: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EEPO有效教育,对于三塘中学而言,是至善至宝!乘着EEPO有效教育教学改革之东风,如何带领这所农村学校在教育公平和义务教育均衡的道路上走得更深、更远,三塘中学的教育人决心不断地探索,继续披荆斩棘、努力前行……
顶一下
(1)
14.3%
踩一下
(6)
85.7%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