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有效教育之哲学方式课的教学实践与反思

时间:2013-07-25 10:44来源:广西教育 点击:
广西玉林市玉州区仁东二中    蒋洁
 
        哲学方式课是有效教育十大主流课型之一,在有效教育教学方式中处于核心地位。孟照彬教授称之为培养思想家的“秘密武器”。该课型倡导的是不依附任何学科,不解决学科问题,不下结论,只注重思维的开发、训练的理念。它以相应的教学素材为载体,充分利用人力资源(个人、小组、团队),在教师的指导下进行梯度思维扩张,以培养学生的发散性、多重性、逆向性、独创性思维。哲学方式课的基本流程大致包括创设问题、筛选问题、群体答辩、目标演化四个环节,既可以上成单独的思维训练课,也可以将一些环节渗透到学科教学中。下面,本人就哲学方式课的基本流程及操作要领,结合我们教师的教学实践,谈谈个人的理解和认识。
        一、创设问题
        这一环节是让学生根据素材提出自己感兴趣的、有探究价值的问题,分两步进行。第一步,学生阅读或观察素材并展开联想。老师指定两位听写能力好的学生到黑板前,将同学想到说到的内容一一记录下来。告诉学生,按照座位顺序“开火车”发言,一人说一个,不用一一点名,后面的人不得重复前面说过的内容。负责记录的两位学生一人记单数同学的发言,一人记双数的,以便赢得课堂上的宝贵时间,同时也让两个都有事可做。待所有同学发言完毕,负责记录的同学再快速交换一下意见,把词意重复的内容划掉。这一步火车“开”下来,起码能收集到四五十个向度的内容。学生的思维一下子被打开,孟教授把这叫做“大脑风暴”。第二步,让学生从黑板上选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向度来提1—2个问题写到小卡上,然后就近挂到教室两边的绳子上。
        在这个环节的教学实践中,不少老师因担心时间不够用而宁愿省去第一步,让学生读完素材马上奔第二步:每人根据素材提1—2个问题写到小卡上。我个人认为,这第一步的操作绝对不能省。因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们经常会发现,许多学生的思路不是那么畅通、不能很快打开,需要有同伴的联想帮忙开启。而事实上,前面的发言一定会对后面学生的发言有所帮助,如果能加上老师的适时点拨、引导,效果会更好。有一次,我让学生以“手机”为素材展开联想,结果前面十几个学生都只是提到了“什么牌子”“哪里产”“多少钱”“有没有照相功能”“能上网吗”这样的问题,然后有一个学生说到了“温暖”,我抓住这个词不放,紧接着问他为什么会想到这个。他说,天气转冷了,妈妈打电话叫他记得加衣服,这让他感到温暖。我说,手机能让你想到温暖,很好!结果,接下来就有学生想到了“关爱”“母爱”“友谊”“沟通”等等。可见,第一步的操作可以让所有的学生都积极地思考,做最大限度的思维发散。如果不经历第一步就直奔第二步,学生自己想到的内容总是有限的,思维打不开,问题的向度不够丰富,问题的深度也可能达不到。而生生互动,互相学习,可以有效促进学生思维的发散、发展。
       二、筛选问题
       这个环节也叫民主筛选,可以分为四步。第一步,前一环节每人将提出的问题写在小卡上挂出来以后,再拿着纸和笔就近浏览4个不同的问题,并选定一个自己想要探究的问题记录下来。这个问题可以是别人提的,也可以是自己提的。第二步,回到4人小组内交流,在小组内再选定一个问题写到中卡上,挂到教室两边。第三步,8人小组的组长浏览中卡后,再筛选出本组想要探究的问题,并把选定的中卡取下来挂到黑板前的绳子上。第四步,8人小组组长投票决定群体探究的问题,一般以票数多的为准。经过这四步筛选得出的问题,基本就是全班学生想探讨也是有话可说的问题了。这个环节的完整性对下一步的群体探究至关重要。
       三、群体答辩
       这一环节也可以分为两步。第一步,先让学生自己思考群体探究的问题,深入分析,总结归纳,形成自己的观点和看法。第二步,就是群体答辩了。群体答辩可以是自由发表见解的沙龙式,直接由学生发言;也可以是正反方辩论式,此时需要让学生先选好辩友再进行辩论。群体答辩可以锻炼学生快速敏捷的思维能力、高度灵活的应变能力以及高速高效的学习能力等。经常接受这样的思辩训练,学生对问题的分析能力、听说能力、逻辑推理能力、批判能力以及接受批判时的承受力、自信心、世界观、团队精神等综合素养都会得到培养、训练和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群体答辩这一环节,对教师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教师要驾驭好这一环节,必须知识结构全面,同时必须有较高较强的教育机智,能够迅速收集、处理信息,对思辩活动作出快速、精准的点拨、引导,使学生的思维向深度和广度发展。这种要求具体体现在两个维度。
       一是探究问题确定后,群体答辩应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展开。有的老师错误地认为:哲学方式课上到“群体答辩”这一环节就要进行正反方辩论了。其实,上不上成正反方辩论式,完全取决于学生筛选出来的问题是什么。如果问题的两方面意见非此即彼,就可采用辩论式,比如“顺境与逆境哪个更有利于中学生成长”“中学生用手机利大还是弊大”“内在美重要还是外表美重要”等等。如果问题的两个方面并不是矛盾关系,就不能搞成辩论式;倘若一味地要上成辩论式,辩来辩去极易辩出错误的结论。曾经听一位老师上的一节公开课,学生最后确定的问题是“你喜欢古典音乐还是现代音乐”。本来这个问题中的“古典音乐”与“现代音乐”不是非此即彼的矛盾关系,我可以在喜欢古典音乐的同时也喜欢现代音乐。这位老师由着学生分成正反方进行辩论。学生辩着辩着就辩成了“古典音乐好、现代音乐不好”“古典音乐不好、现代音乐好”这样的片面的结论。倘若当初老师能果断地采用沙龙式答辩,让学生自由发表见解:“你知道哪些古典音乐(现代音乐)?”在学生充分发言了之后再提问:“那么,你都喜欢哪些古典音乐(现代音乐)的曲目?”“你为什么喜欢它们?”以期通过学生的发言,让更多的学生了解古典音乐和现代音乐,让学生的视野更开阔就可以说是达到思维扩张的目标了。遗憾的是,这位老师因引导、操控不利而使学生辩出了片面的结论。
       二是教师的教育机智还应体现在,善于捕捉学生思辩中有价值的发言,并适时地加以引导、点拨、调控,使思辩不断地向深度和广度发展。有位老师执教一节比赛课,学生辩论的题目是“男女生交往好不好”。学生辩了7、8分钟,双方仅在“好”“不好”上面打转,又没能说出好在哪、不好在哪。正当老师不知所措时,有个女生说:“我认为正常的交往就好。”老师却依然茫然,并没有认真留意这个女生的发言。如果老师的教育机智能让她抓住这个女生的话来提问:“那么,同学你认为什么样的交往算是正常的呢?大家都来想一想,谈一谈,好吗?”结果必然大不相同,思辩将会继续热烈地进行下去。遗憾的是,这位老师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教育机智,最后只能让思辩草草地收场。过后,这位老师得出了结论:农村学生基础差,无话可说,哲学方式课不适宜在农村学校搞。是学生不行,还是我们的老师不行,我想,我们做老师的应该好好反省、加强反思才对。
       四、目标演化
       这个环节可视为群体答辩的延伸。一方面,当发现学生在答辩活动中出现冷场或无法进行下去时,老师要引导学生对主题进行扩充或变换。例如,当学生对“如果将来发生世界性的战争,地球会不会毁灭”辩不下去时,老师可以引导学生把问题转移到“如何解决我们人际关系中的矛盾”上进行辩论。另一方面,当思辩水到渠成后,老师要在这个环节进行有效强化,留给学生广阔的思维空间,并给学生留够展示自己的学习心得和作品的时间,使得学生在这一环节里获得个人能力的螺旋式的发展和升华,让每个学生都能形成自己的思维特色和鲜明个性。如果要渗透学科知识的,就可以在这一环节进入到学科知识的学习了。
顶一下
(4)
66.7%
踩一下
(2)
33.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