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广西新课程教材开发中乡土历史资源的整合与利用研究

时间:2014-10-14 19:52来源:广西教育 点击:
     编者按:2008年,广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贝桂鸾老师申请的研究课题“广西新课程教材开发中乡土历史资源的整合与利用研究——以桂林历史乡土资源开发与利用为例”被广西教育科学研究所立项为“十一五”规划A类重点课题。四年多来,贝老师组建了以中学历史教师为主体,高校历史系教授、桂林市教科所历史教研员为专家顾问,全体学生参与的庞大课题组,他们以师生共同研发的方式推进课题的实践研究,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尤其难能可贵的,这是践行新课程理念,培养学生综合素质与能力的一种成功尝试。
地方课程中乡土历史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以桂林历史乡土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为例


广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贝桂鸾
 
     地方课程中的乡土历史资源是指学生所在地区的各种历史课程资源的总和,主要包括本地区的历史沿革、风土民俗、文化传统、名胜古迹、革命遗址、重要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等。基于广西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课题“广西新课程教材的开发中乡土历史资源的整合与利用研究——以桂林历史乡土资源开发与利用为例”课题组(以下简称课题组)的实践与探索,本文谈谈广西新课程中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一、在新课程视域中开发与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价值考量
     教育部颁布的《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实验稿)》明确提出:历史学习中要“充分开发、利用乡土教材和社区课程资源。乡土教材和社区课程资源对学生的历史学习和历史感悟大有裨益。”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开发和利用为何被强调?试从新课改的三个角度进行分析。
     (一)新课程视域下的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
     新课程持创生取向。认为课程不是纯粹的学科或教学计划,它是一种“符号表征”,是一种“文本”,通过解读和建构“文本”,寻找意义,揭示价值。课程实施本质上是在具体教育情境中创生新的教育经验的过程。课程实施的落脚点在于创造教育经验和发掘显性课程的隐性意义。
     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契合了新课程的创生理念。历史课程资源呈现出明显的区域性特征,各地遗留的历史资源各具特点。每个地区的教师和学生均可基于当地环境中的乡土课程资源、教师的教育经验、所教学生的具体需要等,通过整合教师、学生、教材、环境四要素,开发当地的乡土历史课程,因地制宜地开展教学活动。师生对乡土历史课程资源进行开发和利用的过程,正是创造和生成新的教育经验的过程,是合乎新课程论的有意义的教育活动。
     (二)新教学目标视域下的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
     1.知识与能力维度。乡土历史课程基于国家基本课程,是对国家基本课程的延伸和拓展。因为现行各版本新课标教材对于重大历史事件、历史现象的描述都较为简约, 甚则点到即止,显得抽象而凝练,而乡土历史课程与此相反,它感性而博大,学生通过搜集、阅读乡土文本史料,考察历史遗迹遗址,或访问长辈、历史知情人等,可以获得国家课程文本之外更为丰厚的历史知识。亲身参与开发和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可以培养学生观察历史事物的能力、利用历史知识的能力、创新史论的能力、合作学习的能力、动手实践的能力、语言表达的能力等。显然,乡土历史课程能够切实地培养和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和能力。
     2.过程与方法维度。美国教育家杜威认为,“教育即生活”,主张“从做中学”。我国传统的历史教育“以历史教师为中心、以历史教材为中心和以教室为中心”,将学生“关”在教室,导致教育与生活脱节,教育体验不多或体验不深。而开发与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其特征是走出去,取探究式和学生主体参与性。在开发与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过程中,学生可以主动参与乡土史开发,在遗存的历史现场感受历史,亲自动手整理历史材料,并在这个过程中探究:历史事件和现象为何发生?如何影响其他历史事件的发生?如何分辨可信文献和“野史”资料?通过自主探究和自主解决历史问题,学生可以掌握历史学习和历史研究的科学方法。
     3.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维度。历史教学,最重要的情感导向无疑是爱国主义的情感。前苏联著名教育家加里宁说过:“关于爱国主义教育,是从深入认识自己故乡开始的……家乡是看得见的祖国,祖国是扩大了的家乡。”我国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教授也建议对学生进行国情教育应从乡情开始,以避免历史德育渗透的生硬或牵强。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的乡土历史使学生倍感亲切,生成于可以触摸的历史的基础上的爱国主义教育显得自然而不矫情,这种情感易于发生,一旦发生便会长久不衰。
     (三)新教学方式视域下的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
     新课程改革的重点、难点之一,是促进学生学习方式的变革。教师要切实改变传统的教学观念和教学方式,引导学生自主学习、合作学习、探究学习,注重培养学生质疑、探究的意识与方法,关注个体差异,满足不同学生的学习需要,促进学生富有个性地学习。
     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具有满足新教学方式要求的适切性,有助于实现学生学习方式的转变。乡土历史课程提供了一个多样化、开放式和探究性的学习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无论是乡土历史资料的收集,抑或是鉴别历史资料的真伪,得出历史结论,还是尝试撰写历史研究报告,都突出了历史学习的自主性、合作性和探究性。让学生参与开发和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活动,可以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性,培养其探究历史问题的能力和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帮助其形成科学的历史学习方法,增强其创新意识,为其终身发展奠定基础。
     二、开发与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策略与途径
     (一)开发与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三原则
     开发与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不能违背新课标的初衷,须谨遵以下三原则。
     1.辅助性原则。在新课改主张建设的三级课程中,国家课程体现了提高公民素质的国家意志,是保障国民基础学力的底线。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是倡导教育民主,张扬师生教育自主权的产物。开发与利用乡土历史课程,是基于尊重和保证国家课程能够落实的前提,是在国家课程的“专业引领”下的拓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开发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只能处于辅助地位,不能喧宾夺主, 不可过于夸大乡土史教学的重要性。课题组对于乡土历史资源的选材,采用了这样的做法:对照人教版必修一、二、三的目录,确定开发乡土历史资源的方向和内容。以辅助国家课程教学的方式,优先开发和利用与教学目标相适应、与教材内容相关度高的乡土历史课程资源。
     2.针对性原则。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包罗万象,取之不竭。以桂林为例,这座具有2100多年历史的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全国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的城市,具有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不说文字类史料,仅是石刻、壁书和遗址就不胜数。据我们调查,桂林现有文物古迹552处,被公布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346处,其中灵渠、靖江王府及王陵、李宗仁官邸及故居、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甑皮岩遗址、桂海碑林等6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即使专业学者,穷尽一生也未必能对这些地方史料作出透彻研究,何况高中生短短几年的学习周期?!因此,对于桂林市乡土历史资源的开发,我们的态度是:不是所有的乡土历史资源都要开发和利用,我们只能有针对性地选取有利于高效实现新课程理念、有助于学生把握和理解具体史实和历史概念、对学生终身发展具有决定意义的具有代表性的资源。
      3.主体性原则。在开发与利用桂林市乡土历史课程资源时,我们课题组始终坚持教师主导、学生主体、师生共同参与的原则。开发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各个主要环节如查阅、收集和分析历史资料,访问历史事件亲历者,研究历史遗址,制作历史模型,撰写调查报告等等,都由学生亲自策划、推进和完成。教师的角色还原为“指导者”和“组织者”:比如介绍查阅资料的方法和途径,传授甄别史料可信性的方法,组织考察历史遗迹活动,帮学生组织召开研究成果报告会等。
      (二)开发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方式和途径
     1.搜集整理文字类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凡是通过文字的形式为历史课程提供乡土教育内容的资源都可以划入“文字的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范畴。我们搜集整理的文字类历史乡土课程资源主要包括乡土教材、历史档案、历史文献资料、地方志、家谱、族谱、科学技术史、文学艺术史、当地历史人物的回忆录等。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桂林市一直重视挖掘本土历史文化旅游资源。因此我们着重关注桂林电视台、《桂林晚报》和“桂林人论坛”上的“老城记忆”板块。有时是直接收录作品,有时是以其为线索补充完善相关乡土历史资源。课题组成员余敬敏老师坚持发动学生养成剪报的习惯,凡与我们拟定的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库相关的材料,都督促学生及时地剪辑下来,并分门别类,建立材料档案。日积月累,三年下来学生竟然累积了几百页的素材。
     2.实地考证非文字类的实物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实物历史课程资源是指以实物的形式存在的乡土课程资源,它的表现形态多种多样,有历史文物、历史遗址、博物馆、纪念馆、档案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我们以朝代为序列,在课题组成员钟奕平、何红梅、陈潇等老师的组织下,近年陆续带领学生实地考证了宝积岩(桂林最早的人类活动遗址)、宋代城墙和护城河、靖江王府和王陵、孙中山桂林足迹、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等地方,并以调查报告、考察日记、考察视频、历史图片、主题汇报(历史课件)等形式记录和整理了这些物质形态的历史课程资源。历史遗迹不仅是知识的载体, 更是培养学生实践能力的平台。实地考证乡土史课程资源,既增强了学生对地方历史的感性认知,又启迪了他们的历史和人生智慧,不仅让学生了解了家乡的优秀历史文化和优良革命传统, 同时也增强了他们的家乡自豪感和时代使命感。
      3.采访整理口碑类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口碑类历史乡土课程资源主要指学生所在地区的历史见证人、历史学者(历史专家和教师)和阅历丰富的长者身上所蕴藏的乡土历史资源。他们是素材类课程资源的重要载体,他们能够在不同层面、从多种角度为学生提供历史素材和历史见解。为了了解建国以来家庭生活的变迁,课题组成员韦永蓉老师就组织学生开展过“访问长辈、了解家史”为主题的调研活动,并收集了建国以来不同时期不同家庭的珍贵口碑史料、史实。
      4.以研究性学习和主题活动带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综合开发。围绕研究主题,指导学生查阅相关书籍,上网搜索相应资料,采访历史见证人,及时把所得到的历史资料、历史遗迹、历史故事、口述历史记录下来,写成文章,拍成照片、录像,再将研究成果进行集中展示,举办历史图片、历史论文、历史习作展览等。近年来,我们组织学生开展过“盘瑶民俗文化旅游开发”“桂林古建筑调查及保护”“灵川九屋江头洲古民居的旅游开发与保护”等为主题的研究性学习活动,借助研究性学习有效开发了相关主题的乡土历史课程资源。2011年,由刘旭老师牵头,课题组积极发动和组织学生参与《中学历史教学参考》所举办的“发现身边的历史”的历史征文活动,共收集本校学生历史小论文近30篇,涉及“恭城文庙”“灌阳月岭古居”“桂林抗战”“访问抗战老兵黄海潮”“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桂林”“桂林西山隐山石刻”等多方面的历史话题。
     (三)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方式和途径
     1.在现行教材中进行嫁接、拓展。国家课程标准鼓励在历史教学中进行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开发,这给我们及时利用乡土课程资源提供了很大便利。在使用国家课程资源的同时,我们根据教学目的和教学内容的需要,在历史课堂教学中适当补充、有机穿插了一些相关的乡土历史资源,它与国家教材相互印证,相辅相成,在培养学生学习兴趣、补充史实、印证史论、拓宽内容和让历史生动感性等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比如,韦永蓉老师在讲授“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一课时,便曾发动学生通过翻阅老报刊、采访“老桂林”、整理资源库获得该历史时期的乡土史资料;在学习完教材“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的成就和失误”的基础上,她安排了“讲述你所知道的桂林历史”教学环节,让学生展示“桂林的浮夸风”“桂林的大跃进”“桂林各中学停课炼钢”的乡土历史资源,使学生对“成就与失误”有了感同身受的体会,课堂教学效果非常好。
      2.开设乡土史专题课。乡土历史课程资源专题讲座可结合历史纪念日或结合当前时事进行,也可以结合历史教材中某一具体的教学内容进行。例如,时值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纪念,抗日战争史的授课刚好收尾,课题组何红梅老师便借助乡土历史课程资源,上了一节《桂林抗战》的主题公开课。经学生亲自收集整理的珍贵照片经幻灯打出来,在课堂上引起了更直接更强烈的震撼。清明扫墓之际,课题组苏秋红、何山涛老师带领高一学生到七星公园开展了“凭吊英魂,缅怀先烈”祭扫烈士墓活动,结合研发有关抗战中桂林保卫战的相关资源,两位老师成功地整合出一节《抗战桂林城》的乡土历史课,让学生得到了很好的情感熏陶和研究性学习的机会。
      3.实地教学。乡土历史资源有一种直接的开发利用方式,就是与地方历史资源点合作,建立教学基地,开展实地教学活动。目前我校与桂林市历史博物馆、八路军办事处、靖江王府和王陵等多家单位建立了教学合作关系。友好单位支持我校利用其历史资源开展教学活动。2012年3月12日,值孙中山先生忌辰,课题组王德利老师带领学生走上桂林街头,开展了“寻访中山先生桂林足迹”的活动,并在孙中山先生北伐驻跸处——王城进行了现场教学。
      4.开设选修课。《广西普通高中课程改革实施方案》指出:学校应……根据本校的课程资源,有选择地开设选修模块,满足学生个性化的学习需求。课题组将搜集来的乡土课程资源进行归类整理,形成资源库,并借助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库,开设了《桂林市乡土历史》选修课,满足学有余力和学有兴趣的学生修习,这样的课,在学校非常受学生的欢迎。
      三、关于在新课程中开发与利用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建议
      历史是对过去事实的记载,历史知识不能像其他学科知识那样复原、复制,而且其由远而近的发展规律与学生由近及远的认识规律相悖,这些都不利于学生进行历史学习。乡土历史课程教学已被证明是符合经典教育理论的一种教学范式,它符合最近发展区理论、建构主义理论和现代教学设计论。
     目前,国外的乡土史教育已经走在了前面,美国的历史课程设置的模式都遵循“由近及远”的原则,他们的历史教育通常都是从社区和乡土历史开始的。美国各州以法律的形式明文规定,必须开设本州的历史课程。在教学实践中,许多历史科教师倡导学生走出学校和课堂去亲身感受历史,他们把教学安排在博物馆、图书馆、历史专题展览馆,或者直接组织学生参观古建筑、古战场、古城墙,以增强历史的真实感。历史教师还十分注重组织学生开展乡土史方面的史料收集和编写工作,以亲身参与的形式,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培养学生收集、处理历史资料的能力。他们由带领学生考察始,之后再要求学生以调查报告、考察日记等形式汇报个人心得,利用主题班会的形式安排部分同学在课堂中宣讲,而其他同学参与讨论,培养学生的自主意识和创新精神。
     尽管乡土历史教学的价值已被现代课程与教学论充分论证,其效果也已被发达国家的教育实践所证实,但是,纵观国内已推进课程改革的各省区,乡土历史教学依然没有体现出其应有的地位,哪怕是辅助的地位也未可得。这就使得高中历史学科践行新课改理念被大大地打了折扣,诸如建设“历史校本课程”、实施“差异化教育”和“个性性教育”等理念,明显无从落实。
     乡土史课程之所以不能得到社会、学校、家长、学生的广泛支持,本课题组认为,主要原因在于高考指挥棒的巨大影响,各级教育主管部门没有将乡土历史教学纳入教学评价体系。要使乡土史课程资源开发真正落到实处而不流于形式,各级教育部门必须制订刚性的课程实施条例,建立完善的、立体的乡土史课程评价体系,对学校、教师、学生实施量化评价。至于是否把乡土史课程纳入升学考试的范畴,以期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一个可以探讨的问题,部分省市如上海市就已经在其高考卷中有了一定分值是考查地方史的。因为,只有这样,乡土史课程资源才能得到充分的开发和有效的利用,依附于开发与利用乡土课程资源的诸多先进教育理念也才能真正物化为学生事实上的综合能力的发展。

广西师大历史系唐凌教授、张坚博士和教科所杨志清副所长指导课题研究。

课题开题报告会

学生在乡土历史研究课上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

学生在做乡土历史研究性学习结题报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