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五阶养护,让修改成为习惯

时间:2017-01-11 17:44来源:广西教育 点击:
 福州教育学院二附小 何捷

      修改习惯的养成,一直是困扰一线教学的难题。在我二十余年的实践中,逐渐发现规律:越早越好,越持久越扎实。早,在儿童写作起步阶段就融入修改的养成,建立“写作即修改”的意识;持久,通过长期坚持的训练,让修改化为能力,成为习惯。中年级儿童写作,正是修改习惯养成的大好时机。我尝试用一个学期,以组合型修改活动,分为五个阶段,逐步促习惯养成。
      2013年9月,我接手三年三班。第一学期,我推行了“每日百字”训练。这是对儿童写作提升效果极其明显的写作训练,在我近十余年写作教学历程中,从未间断,它产生让我和儿童以及家长都难以置信的优质效果。三年级对写作的畏难情绪是显而易见的,而“百字作文”却能顺利地在一个基础相对薄弱的班级推广起来是有原因的。“百”就是是简短,微型的代名词。写“百字”就是鼓励孩子每天用一两百字,即兴、及时地将自己的烦恼或快乐,新奇的发现,或是一段“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幽默文字,随即发现的精彩瞬间,最真实的感受等写下来。记录的过程不必强调篇章结构的完整,语句不必字斟句酌地苦苦推敲,意断时笔止,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写多少就写多少。叶圣陶曾做《木炭练习和短小文字》以阐述他的作文训练观。他将木炭练习比喻为短小文练习,小品,随笔,杂感,速写,特写,杂文。写时文字短小,不罗嗦,少有枝叶,有什么说什么,说完了就搁笔。叶老认为这些门类质地单纯,写作比较便于照顾,借此训练手腕,最容易达到熟能生巧的境界。
       百字作文随手写开展了一个学期,全班儿童的写作情态发生了变化:每日写作的习惯已经养成,写作热情燃起,写作潜能萌发,写作氛围形成。部分写作能力强的儿童开始自觉增加每日写作量,还出现三五个写作特长生开始了自定主题百字连载。建立在这样的学情基础上,修改习惯的养成在第二学期正式分五阶段推出。
      起步阶段:“喜欢改”与“知道改”。实施养护计划,我先用一周时间预热,做“喜欢”与“知道”两件事。“喜欢”即激趣,有效的方法是讲述名家修改故事。如“王安石‘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字修改”“贾岛‘推敲’的斟酌”“福楼拜‘写一行,留九行’的故事”等。例如,和儿童现场朗读“韩复渠演讲稿”,儿童当场笑翻,随后教师郑重其事地告诉大家:写作不修改,笑话传千载。每个儿童都牢牢记住这个“教训”。激趣对于儿童写作的意义之巨大,完全无法用文字描述,儿童内心激荡起的高涨的“我也想改”的欲望,是最好的教学预热。在这一阶段,我的“游戏作文”教学法帮了大忙。我收集了一些典型的病句,设计为“病句城”的教学情境,课堂上带儿童“勇闯病句城”,在实战中尝试修改。看看儿童习作,就能体会到参与的乐趣,也能感受到修改意识在趣味中渗透。

勇闯“病句城”
林佩敏

      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岛上,有一座小城,叫做“范文城”,因为那里的人们说话很有讲究,从不说脏话和病句。可是最近从遥远的病句岛上来了五位魔头,他们就是:无头怪、三头六臂、牛头马面、倒立狂人和黑白无常。他们很快就统治了整个小城,使“范文城”里的人们不得不服从他们,被迫整天说病句,使人们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不仅这样,他们还把“范文城”改成“病句城”。于是我这位侠女,决定带着我的两件法宝:“太极涂改带”和“朱雀神笔”去“病句城”除魔。
      来到了“病句城”,走到宫门,只见无头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站住,哪里来的,吃我一招!”无头怪放声大笑,出了一题:请回答“高兴地跳起来。”我连忙拿起“朱雀神笔”在“高兴”之前加了一个“我”,顿时句子变成了“我高兴地跳起来。”“是一个正确的句子!”无头怪听了,化成了一缕清烟。
      奇怪的牛头马面前来,说:“竟敢伤我兄弟,吃我一招!”“夜里下起风刮起雨。”原来就是搭配不当啊。我将“下”和“刮”掉了个儿。“我完蛋啦!”牛头马面喊道。进入宫内,三头六臂面色铁青地走来:“来来来,我与你一决高下!教室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我把“一尘不染”和前面的逗号一并涂掉。“啊,饶命!”三头六臂变成了无数粉末。
      后面的两个魔头也一个不漏地被我消灭了,“病句城”从此消失了。

       趣味引入门,得法于个人。“知道改”就是要让儿童知道如何改,用什么方式改。儿童不会修改,有一个原因是教学失当。我们遗漏了修改方法的教学,如修改的符号的认识,典型修改案例的示范,明显差错的修改练习等。教学失当导致儿童随意涂抹,胡乱改,或者是缺乏修改。在这个方面,贾志敏老师堪称楷模。在课堂上,贾老师出示一段话:我最喜欢的老鸭汤搬上来了,妈妈扯下两条腿,一条放在我的碗里,另一条放在奶奶的碗里。
       贾老师提示儿童,本段中有6处需要改的地方。儿童得到启发,四下寻找,很多明显的差错被发现了。如第一处:“喜欢”的后面加上“喝”,因为后面是汤;第二处:“两条腿”的中间加上“鸭”,否则扯下的不知道是什么腿了;第三处,“搬”改为“端”,因为老鸭汤的重量还不至于达到需要“搬”的程度;第四处,“我最喜欢的老鸭汤搬上来了”后面应该改为句号。发现,是修改的准备阶段,语感的优劣决定发现的速度与质量。训练的频率则对语感的培养起促进作用。最后,在贾老师的引导下,儿童发现了最为隐蔽的两处:第五处,“一条放在我的碗里,另一条放在奶奶的碗里”将“我”和“奶奶”做调换,因为应该尊老在先,爱幼在后;第六处,将“一条放在奶奶的碗里”的“放”改为“按”,按,表现了妈妈的热情,奶奶的爱犊之情。可以想象,经历这样一次典范的“发现——修改——通读”的训练,儿童写作认识中增加了“修改”的意识。这样经典的示范,是技法教学不可或缺的一课。此外,还有符号的介绍,以及简单语病的修改实践,都在于让其得法。
        实施阶段:改出来。当儿童兴趣盎然,有法可依之时,就是放手让其自改的时候。我用了一个半月时间,要求儿童在百字作文后用红笔自己尝试修改,同时宣布这一阶段作文评分标准:以修改量多为优秀。就这样,我在班级集体写作中掀起了“修得多”竞赛。由于只强调修改“量”,所以就观察到有意思的现象:有用红笔和黑水笔交替写的,只为作文中出现更多的红色部分;有写后不论对错,一律用红笔再次涂改的;有在不需要修改的地方增加,替换内容的;有写一小段后,全部改为红笔书写,产生修改的错觉的……只要做到符号正确,一律评为“优秀”,能修改处明显差错的则多加鼓励。这么做,我有自己的理由:其一,呵护自信为首,让儿童感觉“我能改”。当儿童刚开始接触修改的时候,教师需特别注重呵护修改的自信心,即便是明知故“改”,不需改还改,用红笔书写代替改。只要是儿童提笔修改就是价值(下图为三三班李卓聪的日常百字修改);
       其二,评价为了鼓励。用鼓励刺激儿童进一步投入修改,当其处于修改起步阶段,要特别注重发挥评价的鼓励作用,让儿童因修改而得到激励,对修改产生更为浓厚的兴趣;其三,教学目标专一。习作教学可实现多重目标,而本阶段目标就是“改”,所以教师的在教学意念中要排除其他目标的干扰,专注于修改的培养;其四,习惯养成有待时日。修改是能力,是意识,也是一种需要养成的习惯。其发展遵循着从不会到会,从错误到正确,从幼稚到成熟,从不当到得当,从粗鄙到精致的一般轨迹。在初始的实践阶段,任何修改不应过于关注准确性,精密度,而应当重视过程,审视意识,将误差视为通往正确的必经路径,不要操之过急。
      经过一个多月的教学陪护,班级中所有儿童写作后都能用修改符号修改,超过50%的儿童修改得相当充分,修改量和原有写作量相当,甚至超过;有十余名儿童的修改有效,修改让文章增色。更重要的是,几乎每个儿童都以修改为乐,以会改为荣。这是一种意识的植入与萌发,是一个多月坚持来下最为可贵的价值。在这一阶段结束前,我让大家写下感受。一起分享儿童对修改的认识:

修改练习“休息站”
三年(3)班 俞睿嫣

      在这一段快乐的时间里,何老师让我们练习修改。这一周的对话练习,重要的是修改。我突然发现,在这一个星期里,每当我写对话时,都能“沉睡”在很真实的世界里。我总感觉自己来到作文世界里,有的时候来到很高的点,有的时候走到最深处、最好玩儿的地方……
      这一周我的作文全是“优+”如果你问:“为什么你的作文在这一个星期大多数都是‘优+’呢?”我会微笑着对你解释:因为我会修改啊。而且,平时我看的书非常多,可不是看那一些没有用的漫画哦,你要去看那些有用的书,就会有许许多多的词语积在我们的脑海里呀!到时候,要修改就用得上。建议大家也去看《大林和小林》,《没头脑和不高兴》《夏洛的网》……..
      一周里,老师常常称赞我的作文是全班自改是最多的。例如:《小兔子让座》《同学间的对话练习》等,我都被表扬了。哦,对了,我来教你们为什么我可以自改得那样多。每一次写完。都要一句句地读,一句句地改,有时候改了一点点儿,就再读,感觉哪个地方不通顺,还是读,再修改。就这样,一遍又一遍地改自己的作文,改到自己满意为止,这就是我的自改小秘诀。
       希望你的作文也能被表扬!

       发展阶段:改得好。在经过一个半月以“量”取胜阶段后,就进入以“质”取胜的发展阶段,从“改出来”发展为“改得好”。所谓“好”也分几个层次。最基本要做到“能用符号修改明显差错”;其次要做到“能在原文基础上做好增补获删减,让表达意思更为突出,增添文采”;第三,要做到“认真推敲,恰当选用词句,让表达更具特色,意思传递更加准确”第四,能“多次修改,在上交前做好整体的统筹,调整,让全文前后连贯,风格一致”。很明显,“好”是要经过量变才能引发质变。质变的各层次仍需量的不断累积。再次强调百字作文练习在整个写作修改水平提升中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经历一个月的提升训练,全班基本达到“基本层面”修改,大部分做到“第二层面”。

(图为三年三班苏芷妍日常百字修改,已经能结合修改对原文进行增删调整,修改提升文章整体品质)  

部分写作特长生努力达到第三层与第四层。诚然,我们所说的“风格”并非一生的写作风格,而是指儿童写作某一阶段中不稳定的写作特质呈现,它会随着儿童年龄增长,阅历增加,写作练习的累积不断变化,直至最后形成相对固定的个性风格。接下来呈现同一作者修改前后的对比:
          
蚊子和手
陈行畅
 
      夜深了,小明睡得可真香。一只蚊子飞了进来,准备吸右手的血。
      左手见右手发出"sos "的信号,就想救援,可又把手收了回来,他想起右手过去是怎样虐待他的,现在报复的机会到了,想到这里左手发出一声笑。
      右手见左手见死不救,便再次向左手求救。左手听了冷冷地说:"这是你的报应。"蚊子也趁机从中挑衅。后来,左手有点动摇了,他正准备去打蚊子,可那只阴险狡诈的蚊子又开始挑拨离间了。左手又举棋不定了,原来已经离蚊子只有十厘米远的巴掌又收回来。这时候右手上已凸起了许多“小型金字塔。”右手已经不行了,他大声说道:“你千万别听信他的谗言。”左手离蚊子只有一毫米,可他最终还是没有救右手。
       那只蚊子喝得饱饱醉醉的,然后摇摇晃晃地飞向左手,开始大吸左手的血。这下两只手都傻了眼。
 
两手相争,蚊子得利
陈行畅

      夜深了,小明睡得可真香。忽然一只蚊子飞了进来。一看到小明又白又嫩的右手可高兴了,一下子"降落"在右手上准备好好地吃一顿。右手赶紧向左手求救……
      左手见右手发出"sos "的信号,就想"发兵"救援,可刚准备用"大力金刚掌"把蚊子打成面糊,突然又把手收了回来,他想起右手过去是怎样虐待他的:吃饭时总是右手先吃饱喝足,而留下些剩饭剩菜给我。玩电脑时总是右手按鼠标玩刺激的,自己只能在一旁观战……现在报复的机会到了,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蚊子"大侠"吃得痛快,把那肥头大耳的右手往死里咬……想到这里左手发出一声奸险的笑声。
      右手见左手见死不救,便用哀求的语气说:"贤弟你怎能这样无情?"
       左手听了冷冷地说:"你这时知道要称兄道弟了,想想你平时是怎样奚落我,所有的好处都被你占了,看我严重营养不良,而你呢?吃得白白嫩嫩的,这是你的报应。"蚊子也趁机插话:"对呀对呀,我是正义使者派来惩罚你的敌人的天使啊。"右手见蚊子从中挑衅,气愤地说:"你这只蚊子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紧接着便开始大声吟起了曹植的《七步诗》:"煮豆……贤弟你可别,哎哟!(被蚊子咬了一口)哎哟!可不要被蚊子的花言所迷惑呀!哎哟!"
      听了诗歌后,左手有点被感动了,他正准备去打蚊子,可那只阴险狡诈的蚊子又开始挑拨离间了。“左手呀!左手呀!你怎么这么不理智,难道你忘了右手他是怎样把你当出气筒,怎样陷害你吗?”左手又举棋不定了,原来已经离蚊子只有十厘米远的巴掌又收回来。这时候右手上已凸起了许多“小型金字塔。”右手已经不行了,他大声说道:“你千万别听信他的谗言。”左手离蚊子只有一毫米,可他最终还是没有救右手。
      那只蚊子把小明“酿了十二年的干红血酒”吸了一大捅,喝得饱饱醉醉的,然后摇摇晃晃地飞向左手,左手还在那为他喝彩:“喝得好!喝得妙!”可那只蚊子得寸进尺,开始大吸左手的血。“这只蚊子可真可恶呀!大哥快快救救我。”左手呼救道。
      可右手理也不理他 。“大哥我两情同手足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何况那只死蚊子不也吸了你的血吗?”那只蚊子仍旧大口大口地吸着……右手说:你看我还有力气帮助你吗?”
      这下两只手都傻了眼。最后那只蚊子边打着饱嗝,边大摇大摆地飞出窗外……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所述是面向中年级儿童的自改提升,只提出愿想,随儿童不同的层次鼓励其努力进步,教学则仍以养护陪伴的方式存在。面向高年级儿童,特别是准备接轨中学阶段的儿童,修改能力提升的教学则需更为精细化的操作,具体见发表在2014年5月《小学语文教学》中的《让修改成为一种需要——“循环式”语段修改训练方法解析》一文。
      提升阶段:交换改。在游泳中才能学会游泳。修改能力的提升,就要依靠大量的修改实践与体验。在儿童自我修改后,我推出了“随机互换修改”,标志着修改习惯的养护进入提升阶段。具体操作流程为:自由写——自己改——随机换——互改互评——领回作文。自由写,要求儿童写出自认为最优质的片段;自己改,改到自己认为无懈可击的地步;随机换,任意交换,教师协调,确保每个小伙伴拿到他人的习作;互改互评,尽力修改同伴习作,写下你的修改意见。让儿童当老师,角色转换激活了儿童的表现欲,人人全情投入修改和评判中。

(如图,三三班刘玉鑫习作,由朱晨赫修改并写下评改意见)

当儿童领回由同伴修改并写满评语习作时,大感惊讶。大家发现自己满意的习作居然被同伴改得面目全非时,自然有话要说。于是,我安排了“给同伴写信”的百字练习,评价同伴的修改结果,提出自己的感想与主张。就这样,来来去去,一篇习作在同伴之间传递,修改能力在真实的修改情境中,在同伴的争论与斟酌中,切切实实提高。而我最为注重的是儿童的修改意识:再好的作文,还是能够改的;自己认为好的作文,同伴还是能改的。写作起步阶段,儿童心里就埋下了修改的可贵的意识之种。一起分享刘玉鑫的信:

给同伴的信
三年三班 刘玉鑫

       昨天,何老师让我们全体同学给其他人评改作文,小朱先生改到了我的作文,他写下评价说:写得很好玩,很有趣,写得很到位,但是美中不足的地方也比较多。所以,他对我的作文也做出了很多修改,写了很多建议。首先我我要感谢小朱先生,对我的作文进行了认真的修改。
      但是,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作文中有些地方是通顺的,小朱居然也进行了修改,比如说,我的题目写的是《我的世界梦》,小朱却改成《好玩的梦》,这让我不明白为什么!还有,最后一段我写进化的梦,可小朱也改成好玩的梦。我觉得“好玩”太直白了,可以写得与众不同一点,这样文章才会生动、有味道,不会干巴巴的了!而且,“进化”就是我对世界变化的看法。
       虽然我认为你这些句子改得不好,可是其他地方你改非常生动,让我无比敬佩。比如你改到“从山上猛摔下来,梦醒了!”这句我觉得改得很好。原文没有“猛”字,加上后感觉很有气势。除此之外,你还说我第二段梦里发生的事情写得不具体,这个意见说好,我感激不尽!
       这次修改活动让我发现你的文采真的很好,希望以后可以多多的互相交流互相指导,提高我们的写作水平。

       有时候,儿童间争论不休,我就组织“修改大法庭”,让大家展开辩论,发表观点,集体,教师协商裁定,双方欢喜而归。

(图中女生为“大法官”,正在裁定双方修改中的意见分歧,黑黄条纹的是观察员,负责过程的公证)

交换改在一段时间里要成为常态,写后就改,改后就换,换回再看,看后再写,如此循环,将“他人修改我的习作”成为平常事,必然事,以此激发儿童更为用心写,细心改,认真看,真情回复。两周之内,我组织每日百字的互改,发现可喜的变化:儿童逐渐从开始的争论不休到习以为常,再到认真分析同伴的修改,主动动笔调整。修改的情态正在发生变化。
       养成阶段:交流改。学期末,恰逢修改养护的最后阶段,我们进入“交流改”,包括:交流改的内容,交流改的方法;和同伴交流,和家长教师交流;写下修改反思,和自己交流。交流改,让修改成为公众话题,成为与写作脱不开的一部分。交流过程中,我们还做评选,评出各种修改“奥斯卡”,如:女生中最会改的评为“修改皇后”,男生就是“修改之王”;还有“符号之星”“速度之神”“卷面保洁大王”“互助小分队”“最佳搭档”等。(如图,三三班陈烨被评为“修改皇后”,她修改了睿妍的作文)就这样,经过整个学期五个阶段的养护,集体在浓厚的修改氛围中共同成长,进步。分享一个同学写下的感受。

想不到
三年(3)班 陈烨

       睿妍,想不到你把你的真实实力展现出来,居然可以得到“修改皇后”的美称,这是真的可以让你开心到手舞足蹈的事情呀,因为你把你以前的自改能力再加上平常认真抄的那些好词好句都用在了我的百字上了。
      当我准备给妈妈看你修改的作文时,发现纸张都似乎浸了红水似的。其实,那不是水,是因为你用红笔修改得太多了,几乎红彤彤一片了。
      谢谢你睿妍,你把怎么样可以改得那样多的秘密都告诉了我,我越来越觉得我们两就像姐妹一样,我们以后一直做姐妹好吗?
      可是,我也有一些疑问。你为什么把我的《校园的花朵》这个题目改成了《学校的幼苗》呢?你知道吗,我要把我们学校的所有花儿、小虫、小草都写进百字作文中呢!我想把学校以前那五彩缤纷的花朵和刚刚新做的木头花盆还有座骑上面的花朵都写在那洁白的方格中纸上,最后一段才写幼苗小妹妹的。哈哈,希望你给我回答!

      一个学期,五个阶段的缓慢养护,就为了在儿童写作起步阶段深埋“写作即修改”的意识之种,在接下来的学习实践中不断呵护,让其扎根儿童心中,伴随写作不断滋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