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 > 校长档案 >

拿冠军、上大学……贵州深山里这个小学教育孩子有一套

时间:2021-06-08 16:01来源:新京报
     贵州省黔东南州台江县,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在摘帽之前,贫穷就如这里的大山一样,压住当地的老百姓。吃穿尚未做到“不愁”,孩子们的教育更加难以保障,当时,这里的学校缺乏一些基础条件。
台江县方召镇中心小学校长田腾,立志要改变当地的基础教育环境,让更多孩子有学上,用知识改变命运。与此同时,他也不忘在学校开展更广泛的素质教育,在他的努力下,这里的孩子们能够在大山深处踢足球、玩乐高,并且还可以和奥运冠军一起场上“切磋”。
      在田腾看来,解决精神贫困和解决物质贫困同等重要,孩子们的成长既要“六便士”更要“月亮”。

方召镇中心小学地处深山中。

      曾经缺水“连饭都做不成”的山间小学
 
      6月1日早晨,贵州省黔东南州台江县方召镇中心小学的校长田腾换上了传统的苗族服饰,走到教室外看了看天,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停了,田腾一直提着的心放下了,因为这一天,要举行“中国女足进校园”活动。
      台江县地处云贵高原东部,境内高山、盆地、河谷错落有致,奇特的地形地貌带来了艰苦的生活环境,这里曾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也是贵州省深度贫困县之一。
      从台江县城驱车上山,盘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弯,越往山上走,天气越阴沉,迷雾笼罩住方召镇,“我们这里被当地人戏称为‘台江的西藏’。”校长田腾说,方召镇是台江县恶劣环境的放大版集中带,这里地处高寒地区,海拔1050米,春迟冬早,常年云雾缭绕、阴雨绵绵。
校园中,明亮的教室、丰富多彩的活动室、宽敞的操场……一切硬件设施和城里的学校没什么区别,但在几年前,学校还不是这样的一幅光景。
      “现在的校区是2017年新搬的,老校区在不远处的半山腰。”田腾说,老校区建在山坡上,地面经常“炸裂”,水源也很匮乏,严重影响师生的日常生活,经常无法洗漱,甚至有时连饭都做不成,“而最严重的是,两栋教学楼相隔300米,县道从中穿过,学校没有围墙,孩子们要在山间小路来回穿梭,实在太危险了。”

老校区宿舍楼没有围墙。

       “希望给孩子们一个更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2013年,田腾刚刚继任校长,就提出迁建新校区,希望孩子们拥有更明亮、宽敞的教室和宿舍,改变露天吃饭的情况。
       新校舍修建的日子里,学校就是田腾的家。不管是周末还是节假日、寒暑假,都见到他的身影。
       2017年9月,功能齐全的新校区终于正式投入使用,同时,镇里撤并了三个村级完小的高年级学生到方召镇中心小校就读。这几年,学校在社会各界的帮扶下,陆续建起了兵乓球室、电脑室、乐高室等,学校阅览室的书籍也从1000多册增加到了现在的2万多册。

新校区的教学楼。

      劝留随父母打工的孩子考上了大学
 
       事实上,乡村小学想要发展好,除了必不可少的硬件条件外,还面临着诸多挑战。
       对于方召镇这所小学来说,挑战是二元对立的。一方面,贫穷是这里的底色,很多老百姓长期在外打工,父母对孩子的关心少,对教育关注不到位,心里还存在“学习没用,还不如打工赚钱”的观念。另一方面,城乡的师资条件存在无法忽视的差距,重视教育的父母更愿意让孩子去城里的学校读书。
       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田腾决定使用激励法,让家长和学生都更有“荣誉感”。
      自2013年任职校长后,学校每学期定时组织评选优秀家长并召开家长表彰大会,由学生为自己的家长佩戴红花。典礼结束后,学校教师再到优秀的学生家中放炮、发奖学金庆祝,“邻居听到鞭炮声就知道有喜事了,一打听了解到‘他家孩子这么聪明,我家孩子也可以’,有了这种想法,能让家长督促孩子学习。”
        除了鼓励孩子们努力学习,田腾还会和老师们上门做学生的入学动员工作,“过去啊,我们这里的孩子能坚持上学的不多,能读到中学的女孩子就更少了,好多女孩子十五六岁就结婚,再没机会读书了。”
       前几年,田腾听说班里有个叫赵先妹的女孩即将被外出打工的父母带去广东,“当时她上六年级了,学习成绩不错,能上个好中学,但如果去了外省,大概率不会继续学习了。”田腾见证了不少跟随父母外出而放弃学业的情况,每念于此,他都有些痛心。
       为了让这个女孩子继续学业,田腾约上语文老师一起上门家访,苦口婆心劝家长把孩子留下。
      “一开始家长怎么都不同意,后来我承诺出生活费,每天骑摩托车接送孩子上下学,对她的安全负责。”终于,老师的话语打动了父母,决定把孩子留在方召。在老师的帮助和赵先妹的努力下,如今,她已经考上了贵州大学,读计算机系,偶尔还会回来看看田校长。
       像这样通过学习改变生活轨迹的孩子还有不少,这几年,从方召镇中心小学走出来考上大学的孩子越来越多,田腾教过的学生里,有人也选择了师范专业,当起了老师。

田腾(右二)下村动员学生入学。受访者供图

 
      用树干搭球门的足球队得了冠军
 
      午休时间,方召镇中心小学的操场上格外热闹,孩子们兴高采烈地踢着足球,宽阔的绿茵球场任孩子们驰骋,不论男足还是女足在县里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几年前,学校的球门还是老师们自己用木头做的。
      “2015年,学校接到县里的通知,要求各学校开展足球运动。”田腾回忆,老师们在一起商量时犯了难,学校场地有限,连球门都没有,怎么办?
       副校长万正洋和体育老师想到学校外有一片杉木林,杉木树干直又相对轻便,可以用它来搭球门。说干就干,老师们带上工具砍了几根树干回来,制作了一个简易球门。
      别看条件简陋,练起球来可一点也不含糊,不论是太阳暴晒还是绵绵细雨,体育老师坚持带着孩子们练球,一次次熟悉着传接球、控球、盘带、射门等基本功。
       在苦练下,方召镇中心小学的足球队在第一届台江县的校园足球联赛中一举夺冠,此后又多次获得冠军。

在大山里踢足球。

 
       除了足球,学校的兵乓球运动也十分突出。乒乓球是校长田腾最喜欢的体育项目,在校内开展体育锻炼时他不忘“夹带私货”,“我希望让孩子们也体会一下乒乓球的快乐”。午休时间的乒乓球案无一空缺,仅比球案高出一点的小学生,手握球拍,有模有样地打着球。
       这项运动不仅给孩子们带来了乐趣,也带来了荣誉,2019年,学校的乒乓球队代表台江县,一举成为黔东南州锦标赛的冠军,有学生借助兵乓球特长进入重点中学。
       在各学校比拼教学质量的今天,为什么这所学校格外注重学生的素质教育?
       在田腾看来,想要让方召的孩子走出大山,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需要在素育教育上下功夫,发掘他们的潜能,“人越穷,思想上的改变越重要”。田腾说,只有让孩子们觉得上学是有意思的事情,让他们爱上学校,才能真正爱上学习。
       学校为学生创设各种发展平台,经常开展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连续举办田径运动会、师生乒乓球联赛、篮球运动会、足球运动会、作文赛、数学智力赛、演讲比赛、种植盆景比赛等。
       在今年“六一”儿童节见到中国女足的前队长李冬娜和前队员吴琼之前,孩子们还在2019年与中国女排的前队长惠若琪一起打过排球,这在几年前,是难以想象的。
学生们在打乒乓球。
 
      原本能到县城,却甘愿“留守2年”的教师
 
      田腾是土生土长的方召人,自2001年开始在镇里的村小当老师后,20年来,身边人来来往往,选择留在镇里的教师寥寥无几,多数人去了县里、州里甚至更大的平台,但田腾一直没有离开方召镇。
      关于贵州,有一句谚语形容这里的自然环境:“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而方召,老乡们都说这里是“地无一里平”。
      同属黔东南州的知名景点西江千户苗寨是很多人向往的“远方”,在旅游软件上分享苗家吊脚楼上观千户苗寨万家灯火的照片和视频,总能获得大量“点赞”,而最原始的苗寨远没有那么浪漫。
      台江县被誉为“天下苗族第一县”,苗族人口占全县98%,方召镇的苗寨里,天气阴冷潮湿,前些年,村子不通电,没有路灯,这里的夜晚没有光亮,长了青苔的小路时常泥泞不堪,木质房子破破旧旧的,年轻人离开家乡外出打工,23000多人的镇里,只剩下6000多人,大多是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是名副其实的“空心镇”。
      “大家觉得这里苦啊,也没什么发展,都不愿留下呆在村里受苦。”田腾说,2012年7月,他被调到县教育局工作,当时他带的班级马上升六年级,学生和家长得知田老师要离开,纷纷致电挽留。“田老师,你走了,谁来管我们呢?能不能回来把我们带到毕业再走啊?”学生质朴而真挚的话语打动了田腾,他也舍不得这些乡里的孩子们,考虑再三,最终选择了回乡继续教书。
       很多人不理解他,觉得留在镇里、村里没有前途,但田腾希望改变这种“没有前途”。学校副校长万正洋说,田腾身上有一种改变家乡的责任感,“我们都希望家乡越来越好。”

校园里,被群山环绕的乒乓球台案。

 
      副校长万正洋和田腾做了十年的同事,对他的评价是“做事特别细致”,“工作要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他都会给老师们讲得特别细。”万正洋说,一开始大家不理解,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校长要求太多,什么都要讲,很不习惯。渐渐地,学校发展越来越好,教师的专业水平也提升了不少,老师们这才意识到田校长的苦心。
 
      能看着孩子们成才成人,再辛苦都值得
 
      10年前,全校学生数量仅有200多人,“方召教育不行”更是当地人的共识。田腾有个心愿,让家长放心把孩子留在方召接受教育,他深知,只有留住了人,才更有可能改变镇里的贫困。
      这些年,学校在田腾和老师们的苦心发展下,唱衰的声音渐渐消失,越来越多人选择把孩子送到这所镇小就读,目前在校学生达到了400多人。
       “有孩子跟我说,一点也不喜欢到外地读小学,还是方召最好。”如今,学校的教学质量和体育特色在当地有口皆碑,家长即使自己外出打工,也很放心地把孩子交到这所中心校学习,还有从外地特地返乡读书的孩子。
       2016年,田腾被评为贵州省的首批乡村名师,后来又相继被评为黔东南州首批名校长、优秀校长、骨干教师,并成为2018年乡村校长计划入选校长。
       刚接任校长时,田腾才过31周岁,是黔东南州中心校“最年轻的校长”,8年后,他已然成为资历深的“老校长”, 他的一张娃娃脸上也长出了皱纹,精神的短发里也冒出了几根白发,“做乡村教师,担负校长一职,确实很辛苦,但作为老师,能看着孩子成才成人、走出大山,心里很有成就感,再辛苦都值得。”(杨亦静)

田腾获得全州优秀校长称号。受访者供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