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苑创造C > 个性品读 >

【花季物语】你是天边那颗最亮的星

时间:2015-09-26 23:43来源:学苑创造

■阿杜
 

       

      我5岁那年的春天,弟弟在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中来到了这个世界。
       爸爸很高兴,他的喜悦毫无掩饰地挂在脸上。自从我3岁时患上小儿麻痹症后,他就没有展开过笑容。
       当同龄孩子会在父母面前唱歌、跳舞、念儿歌时,我却只能躺在床上,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数格子。或许那时我就已经明白自己和其他孩子的不同吧。我并无语言障碍,却越来越不想开口。看见父母紧皱的眉头,我心里很难过。
       弟弟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沉闷的家里终于有了笑声。
        弟弟3岁时,已经知道帮我推轮椅了。
       孤单的童年,因为有了弟弟的陪伴,我开始变得爱笑起来。他会把他的快乐和我一起分享。
       记得有一次,妈妈不知为什么事情骂了我,我低着头,没做声,他却像个小男子汉一样挡在我面前说:“妈妈,你不能骂姐姐,姐姐最好了。”
       家里经济的拮据我是明白的,为了给我治病,花了不少钱。爸爸每天早出晚归,一人打两份工。妈妈除了上班外,还要照顾我们姐弟。看着忙碌的他们,我心里很内疚,是我拖累了这个家,要不,弟弟会有更幸福的童年。
      4岁时,弟弟被送进了附近的幼儿园,家里又只剩我一个人。我总是坐在家门口,一整天一整天地等他回来。
      “姐姐,我很想你!”每天放学回来,他都会这样说,然后欢天喜地把幼儿园里学会的东西告诉我,把老师讲过的故事讲给我听,还教我他学会的儿歌。
       我跟着弟弟学,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里像是灌了蜜。我向往着有一天能够到幼儿园看看,我想,那里应该是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在当校长的爷爷的帮助下,10岁那年,我终于进了小学。我是班上年纪最大的学生,很多孩子都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我,把我当成怪物。其实,我早就习惯了这种目光,但弟弟不依,他请求爷爷一定要保护好我。
      爷爷摸着弟弟的头说:“有你这个小男子汉在,姐姐以后不会被欺负的。”
      弟弟点点头说:“我长大后,天天陪在姐姐身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姐姐。”望着他坚毅的目光,我高兴得流了泪。
      爸爸一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有一个患小儿麻痹的女儿,妈妈也不愿意带我出门,只有弟弟,去哪儿玩都要推着我一起去。弟弟说,和我一起去玩才有意思。
      邻居家的孩子从来不和我玩,他们骂我“残废”,还用石子扔我,把我从轮椅上推下来。每次都是弟弟,为了我而和他们吵架,跑去叫奶奶来把我抱回轮椅上。
      有一次,为了维护我,他的额头被一个孩子用石子砸出了血。他哭着把他们赶跑后,却是先问我痛不痛。妈妈下班回家看见了,发疯似地抱着他去医院处理伤口,他却在妈妈的怀里说:“姐姐也被他们扔了石子。”
      弟弟上一年级时,我已经三年级了。比弟弟大5岁的我却一直被他照顾着、呵护着。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要学着妈妈的样子,帮我做腿部按摩。因为长期坐在轮椅上,我的腿部肌肉严重萎缩,医生建议我要加强锻炼,要不,这辈子就休想站起来了。
      其实我很想站起来自己走路,但浑身使不上劲,站着就会摔倒。
       弟弟用小小的身体充当了我的拐杖。他每天搀扶着我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走不了几步,我就汗流满面,全身酸软,还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弟弟也一样,浑身都是汗水,但他却笑着对我说:“姐姐,你好棒!”
       我轻轻帮他拭去脸上的汗珠,心疼地说:“辛苦你了。”
       这样的练习,坚持了好几年,我终于不用再坐轮椅了,但走起路来依旧一瘸一拐。
       弟弟像个守护天使一样,几年如一日守护在我的身边,从不让别人欺负我。老师们说,我有这样的弟弟,是我一生的福气。

     

      上初一时,我已经是16岁的大姑娘了,知道自己和别人的差异,心里异常自卑。同学们成群结队在操场上玩耍,我却只能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远远地观望。更多时候,我习惯一个人捧着一本书看。
      我心里是幽怨的,恨老天对我不公。虽然我看过很多像张海迪那样身残志不残者的故事,但事情放在自己身上时,我还是会难过。
      有一段日子,我的情绪特别低落,连对弟弟说话,我也是充满怨恨和攻击。他疑惑地望着我,不知所措,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惹我生气。
      他问我,我不说,只是叫他以后别烦我。
       只有我自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个女同学奚落我:“成绩再好又怎么样?你这样的瘸子就算考上大学也难找到工作。”
       类似的话,我从小到大听得多了,但那一次,我却是上心了,而且久久地放在心中。无心学习,做什么事都觉得是无用功,我觉得自己是个废物,甚至想到过死。
       我没想到弟弟居然会跟踪我,远远地跟在我身后。那一次,我是真的想跳下河了结一切的,但又那么不甘心,那么犹豫。当我徘徊在河岸边时,弟弟流着泪跑过来抱住我,哭着说:“姐姐,你还有我……”
       望着泪流满面的弟弟,望着他眼中的焦虑和渴望,我终于哭出声来。压抑太久了,我以为我很坚强,但我还是会被伤害。
       从那以后,弟弟更加小心翼翼地保护我。小小年纪的他,却也知道去讨好我身边的同学,乞求他们不要冷落我。他热情地邀请他们到家里玩,告诉他们,我有一副好嗓子,会唱很多好听的歌,还把自己收藏的周杰伦的图片赠送给他们。
       弟弟的真诚和善良,打动了他们。
       那个说过我成绩再好也找不到工作的女同学后来找到我,向我道歉,她说:“你有一个那么善良的弟弟,真是幸福!他的所作所为,让我汗颜。对不起!我差一点就害了你……”
       我已经释怀,不再介意了,轻轻握着她伸过来的手说: “都过去了,谢谢你!我确实很开心有个弟弟,他是天使派来陪我的。”

      

       我上初三时,弟弟又和我同校了,每天一放学他就到我的教室门口等我。班上的同学都认识他,他们一看见他来,就会逗笑着说:“小护花使者来啦!”他总是羞红着脸傻笑。我才惊觉,原来弟弟已经13岁了,不再是当年那个流着长鼻涕的小男孩了。
      我偷偷地打量弟弟。他的个头已经快和爸爸一样高了,只是很瘦,脸上还冒着零星的青春痘。他帮我背书包,扶我挤公交车。
      有一天,弟弟突然告诉我,班上有个女生喜欢他,还给他递纸条。
      我呵呵地笑,捏着他的鼻子说:“小家伙,不能早恋呀,会影响成绩的。”虽是说笑,但我的心还是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很痛。
      我以为弟弟不会察觉,但我眼中稍纵即逝的黯淡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问:“姐,你不喜欢我这样,对吗?”
      我苦笑了一下,说:“姐姐是担心那样会影响你的成绩呀!”心里却是明白,终将有一天,他会离开我。
      可能是怕我不高兴吧,弟弟拒绝了那个女生,依旧每天一放学就来等我。
      可是那个小女生不甘心,居然在放学的路上拦住了我们。她指着我问弟弟:“你就是为了这个瘸子拒绝我?” 
      我没想到,一向性格温和的弟弟会像一只发怒的狮子一样,对她吼道:“你再骂我姐,我揍你!”
      弟弟的脸涨得通红,那个小女生可能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耷拉着脑袋不敢吭声。
      “只有对我姐姐好的女生我才喜欢!”丢下这句话后,他扶着我转身离开。那一刻,我的心被幸福紧紧包裹着,暖洋洋的。
      那个小女生追了上来,急切地说:“对不起,姐姐!对不起!”
      我对她笑了笑,没说什么。倒是弟弟,一脸严肃地说:“学会尊重别人是最基本的素质。”
      我还记得,弟弟很小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他说:“只要我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我姐姐好。”

      

       班里要开元旦晚会,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参加,弟弟却一个劲地鼓励我去。
       在弟弟的鼓动下,我穿上他为我挑选的新衣服,欣然去了晚会。那天晚上,气氛很好,大家又唱又跳,玩得不亦乐乎,唯有我一个人孤单地坐在角落里。
       突然文体委员跑过来,邀请我上去表演一个节目。我开始挺害羞,不敢上去。
       “下面由我姐姐演唱《隐形的翅膀》,谢谢大家!”在大家的掌声中,我才发现,原来弟弟也在我们教室里。他冲着我笑,还大声叫着:“姐姐加油!姐姐加油!”
       我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唱起了歌。伴着悠扬的乐曲,我轻轻唱道:“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我深情地吟唱着,阵阵掌声让我热泪盈眶。
        弟弟也跑上来和我一起唱。他牵着我手,一直望着我笑。
      “姐姐好棒!”他伏在我耳边轻声说。我望着弟弟闪烁的眸子,心里漾起阵阵暖流。
       回家的路上,望着满天闪烁的星星,我又想起弟弟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姐姐,我不是天使,我只是天使派来陪你的。”我旧话重提,一直在笑。
       “哪有什么天使呀,那时候小,不懂事,呵呵。”弟弟害羞地说。我没再说话,但心里一直飞扬着快乐。
        我知道,弟弟不是天使,他只是天使派来陪我的,他就像天边那颗最亮的星,闪烁在我生命的天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