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苑创造C > 校园内外 >

【特别关注】四个“不”诠释曼德拉

时间:2016-08-05 22:41来源:学苑创造
■追月

不羁的灵魂
 
     “人们不能对正义无所作为、无所表示、无所反应,不能不抗议压迫,不能不为建设一个好的社会、建设好的生活而作出努力。 ”——曼德拉
 
     曼德拉生长在南非的一个土著酋长家庭里,父辈给他起的名字是罗利赫拉赫拉,意为“惹是生非者” ——这也许是个预言,预示着这个孩子将为了自由不羁、人人平等的生活而不断“惹是生非”。
      那时,南非的少数白人殖民者对多数土著黑人进行的奴役和压迫已长达两个半世纪。就在曼德拉出生前五年,白人政府又颁布了《黑人土地法》,限制黑人拥有土地。即使父亲贵为酋长,曼德拉一家也并不富裕,整个家族只有他一人得以上学接受教育。在他的成年礼上,一位老酋长的话更是深深地震动了他:
      “我们是我们自己国家内的奴隶,我们是我们自己土地上的佃农。我们没有力量、没有权力,不能在自己出生的土地上掌握自己的命运……而白人们却可以不平等地过着繁荣昌盛的日子……”
       这席话结束了曼德拉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从此他决意,“以一个战士的名义投身于民族解放事业”。
      在大学里,曼德拉为了抵制校方的不合理政策而被迫停学,失去了即将到手的学位。之后,他又放弃了酋长的继承权,拒绝了家人安排的婚姻,追寻着自由平等的理想,来到了当时南非最繁华、黑人居民最多的大都市约翰内斯堡。
      在这里,曼德拉看到黑人矿工住宅的肮脏、拥挤,也看到白人居住区的干净、繁荣。他的黑人同胞,完成一天辛苦工作后,拖着沉重步伐回到的家,是用双层铁丝网围住的集中营,没有窗户,房顶是一层密网。为了防止他们传递东西,白人矿主只许他们隔着两层栅栏同亲属谈话……亲身体验到的苦难与不平,坚定了曼德拉推翻种族隔离制度,为同胞争取自由的决心。
 
不屈的斗士

      “我将不会也不可能会向悲观低头。向悲观低头就意味着失败和死亡。 ”——曼德拉

      1944年,曼德拉加入了以团结南非人全面推翻种族隔离和歧视制度为目标的“非洲人国民大他赢得了同胞的信赖和尊敬,也令他成为白人政会”(简称“非国大”)。他所组织的一系列斗争,为府的眼中钉。
      1964年,曼德拉被当局判处终身监禁,送进了臭名昭著的“活地狱” ——罗本岛监狱。关押他的牢房,面积不足 4平方米,连床都没有。牢房内很冷,他却只能睡在铺着草席的水泥地上,御寒的棉被薄得几近透明,为此他不得不总是穿着衣服睡觉。白天,他和其他囚犯一起被押到采石场做苦工,挖石灰石。艰苦恶劣的生活和劳动环境,严重地损害了他的健康。
      但曼德拉从未曾放弃或妥协,他一直保持着高昂的斗志,把监狱变成了与独裁政府作战的战场。有一次狱警想殴打他,曼德拉立刻怒斥对方:“你动手试一试?我将一直告到最高法院,告得你倾家荡产! ”吓得狱警灰溜溜地走了。
     在狱中,他不仅采取各种手段为自己和狱友争取权利,还想方设法地锻炼自己的身体和意志。入狱之前,他每天都会跑一小时步,入狱后,他仍然坚持锻炼。由于牢房狭小跑不开,他就在原地踏步跑,或做俯卧撑。
     为了改善囚犯的伙食,也为了给心灵一个寄托,曼德拉向狱方申请开辟菜地,自己种菜。虽然满腹狐疑的狱方多次拒绝,但最终还是被他的坚持所打动。他开辟的这个小小的绿色菜园,给了所有囚犯希望,也拉近了狱卒与他们之间的距离。后来曼德拉被转移到另一所监狱,他在那里同样也开辟了一片菜园,种下了近900株植物。
      学习与沟通是曼德拉的又一抗争方式,他的法律学位就是狱中取得的。他鼓励狱友们和他一起学习政治、经济、法律甚至南非白人的语言,极大地鼓舞了他们。后来,人们甚至把荒凉的罗本岛称作“曼德拉大学”。学习白人语言时,他通过不断和狱卒交流来练习口语,不但提升了自己,还赢得了他们的尊重,传递了自己的信念。
 
不计前嫌的仁人

      “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样,都必须获得解放。夺走别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如果我夺走了别人的自由,我也不享有真正的自由。 ”——曼德拉

      1990年 2月,南非政府迫于国际压力释放了曼德拉。经过 27年的监禁,头发花白却依然昂扬不屈的曼德拉从监狱走出之时,被认为是整个 20世纪最激动人心的一刻。
      很多黑人都将曼德拉的出狱视为多年抗争的胜利,认为对白人清算的时刻到来了。白人则开始担心,占人口少数的他们,会成为“多数黑人暴政”的受害者。但曼德拉清醒地认识到,他们的敌人不是白人,而是确保“白人至上”的种族隔离制度。为此,他带领“非国大”走上了和平抗议和谈判的道路。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和谈,与当局达成了举行首“非国大”次不分种族全国大选的协议。
     可就在协议达成后不久,一起白人极端分子刺杀黑人领袖的事件又将整个南非推到了内战的边缘。在这一紧急时刻,曼德拉第一时间通过媒体向全体公民讲话,要求黑人民众保持冷静。他强调,杀人凶手是白人,然而记下了凶手的车牌并及时报警的也是白人,以此告诫大家抛弃狭隘的民族主义和复仇行为。最终,紧张局势得以缓和,大选顺利举行。
      在大选中,曼德拉高票当选为南非首位黑人总统。就职仪式上,除了各界政要,曼德拉还邀请了曾在罗本岛监狱看管过他的三名狱警。他逐一与他们拥抱,并向众人介绍他们说: “我年轻时性子急、脾气暴,在狱中,正是在他们三位的帮助下,我才学会了控制情绪……”宽容的话语让所有在场的人都肃然起敬。
     1995年,曼德拉为南非争取到了橄榄球世界杯决赛的举办权,并将其变成融化种族隔阂的第一个重要契机。橄榄球在种族隔离期间是白人的专属运动,被黑人视为种族压迫的象征,如果能够让不同肤色的人们坐在同一个球场里为同一支橄榄球队欢呼,对于化解种族仇恨一定具有非凡的效力。为此,曼德拉力排众议,亲自探望国家橄榄球队队员,与白人队长皮纳尔促膝谈心,还让队员们到黑人社区教孩子们打球。最终,南非国家队在队长皮纳尔所提出的“一支球队、一个国家”口号鼓舞下力捧金杯。当球员们举起奖杯时,所有的南非人,不论肤色,都欢呼雀跃。黑人和白人,第一次拥有了共同的荣誉感。
运用宽恕和仁慈的精神,曼德拉促进了南非的种族和解,带领南非和平转型,使其成为一个不同肤色的人们平等共处的“彩虹之国”。
 
不恋权力的智者

     “我已经演完了我的角色,现在只求默默无闻地生活。我想回到故乡的村寨,在童年时嬉戏玩耍的山坡上漫步。 ”——曼德拉

      曼德拉的努力,为祖国带来了和平,也为他自己赢得了无上的荣誉。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他,“南非国父”“世界总统”的美誉赠予了他,无论黑人白人,他的人民深深信赖于他。但他却时刻保持着警醒,以防被荣誉和权力侵蚀。
      就任总统仅两年,尚处于政治生涯之巅的曼德拉便毅然辞去“非国大”主席职务,将党领袖的位子让给较年轻的姆贝基,还一再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姆贝基造势,“他比我这个老头强”。五年总统任期结束后,曼德拉拒绝了连任,并表示不再参加任何竞选,完全放下权力。他对公众说,自己不相信一个年近八十的人,还有精力去涉足政治。但实际上,他当时依然身体健康,精力旺盛,在离开政界后,仍然在为公益事业如非洲国家反对艾滋病等项目而多方奔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