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思维才情积累——我的高考阅卷体会

时间:2018-07-03 21:37来源:语文报社 点击:

      孟子曾经指出君子有三乐,其中之一为“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世界很大,想“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恐怕很难。但在几天阅卷的过程中,能饱览三晋英才的各样手笔,却也不失为另一种乐趣,从这个角度来说,阅卷是辛苦的,却也是幸福的。

      下面,我从“思维”、“才情”和“积累”三个角度来与大家分享我的阅卷体会。

      思维

      面对从2000年到2035年的多段材料,我们的学生能在考场上那么有限的时间里发现材料之间的有机联系——或是从过去、现在、未来三个角度来审视我们的祖国,或是从挫折与收获两个方面来看待自己与祖国的成长,或是从中国梦的高度来俯视所给的各段材料……体现了当代中学生对自我、社会、国家三者之间关系的深入思考。能于短短八百字篇幅之内出入于小我与大我之间,做到收放自如、开合有度,确实难能可贵,我们为学生点赞。

      但同时我们也期待着,能够达到有机组织材料而非简单罗列材料的同学,能否比目前更多一些?学生在并列式或简单的递进式思路之外,能否对材料进行更加多样的思考?

      才情

     在学生的作文中,我们看到一个又一个精妙的譬喻、一串又一串精致的排比……修辞的运用已令人目不暇接,又有许多精妙的构思为文章锦上添花:有人用红、黄、蓝三原色来形容材料中所提到的不同内容,有人用穿越的方式来架构整篇文章,有人借清风明月展开娓娓的诉说……说不尽的精彩,每每给人珠玉满眼的感觉。

     但同时我也每每自问:修辞的堆砌能否等同于我们所说的有文采?构思的精巧能在多大程度上弥补思考深度的不足?如果我们承认好的语言是对思维的准确、明白的表达,我们又该如何引导学生把握语言修饰的分寸?

     积累

     才情是对思维的准确表达,思维的深度和高度则取决于自己的积累。在学生的作文中,我们看到秦皇汉武的风采,也看到高铁和互联网的剪影,我们注目于中美贸易战的硝烟,也凝视着汶川地震中一个孩子的身影……围绕所给材料,学生们展开种种联想,古今中外,信手拈来,积累不可谓不丰富。甚者,名言古句杂沓其间,形成独特的文白夹杂之风,令人怀想民国时期诸位散文大家的遗风。

     但我也往往被学生作文中突然冒出的李白、杜甫、文天祥搞得晕头转向,被每段开头皆引几句不伦不类的名言的文体搞得啼笑皆非,我们有积累,我们“家财万贯”,但可不可以不要表现得这么“暴发户”?

     最后,我跟大家分享一件事:有一天我去晋祠玩,临近结束时路遇一家三口,孩子的妈妈一边往外走一边问这个孩子“今天好玩吗?”“有没有收获”诸如此类的问题,孩子一一回答“很好”,然后孩子的妈妈说:“好的,那今天回去写一篇作文。”孩子最后很无奈地回答:“好吧。”

     孩子妈妈的初衷无可厚非,但我想,教育是否意味着这样的一种点对点式的直接的输入和输出?而我们在教学过程中自觉或不自觉的急功近利的方式又应该为今天孩子们这种寻章摘句、牵强附会的“暴发户”式的表达负多大的责任?可不可以再多给孩子一些消化吸收的时间,让他们更加自然地表达自己?可不可以再多带孩子们经历一些课内课外的生活,让他们更加从容地信手拈来?

     雅思贝尔斯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如果我们没能摇动另一棵树,那可能不是风不够大,而是我们没有找准合适的契机去触动那棵树的内心。

     愿所有的学生都能做到文从字顺的表达!

    (作者宋志强,高中语文教师,山西省中语会会员。从业十载,难得“学为人师”;年过而立,终愧“行为世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