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著名作家李敖去世:“在暗室里,我要自造光芒”

时间:2018-03-21 01:38来源:人民网 点击:

台湾著名作家、近代史学者李敖因罹患脑癌,于2018年3月18日在台北与世长辞,享年83岁。

李敖生于1935年,在北京读小学,1949年随父母去台湾。李敖曾出版《李敖大全集》《李敖回忆录》及《北京法源寺》等著作,其中《李敖大全集》共80册,3000多万字。

李敖是一个传奇,是一本大书,更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

他独坐书斋、独步文坛、独立抗争;

他狂放不羁、锋芒毕露、风流多情;

他博闻强识、皓首穷经、纵横捭阖;

他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

他用一支笔震撼海峡两岸,

用一张嘴影响无数华人。

他是李敖,阅尽人情世事,豪显文采风流。

大学时期的李敖
 

敌人说他狂妄、跋扈、有才无德;朋友说他义气、豪气、侠肝义胆。十七岁的女友说他才华横溢、柔情风流而让人迷恋;前妻胡茵梦说他自囚、苛求、封闭洁癖。

而他自己说:“要想佩服谁,我就照镜子。”“如果我不是李敖,我愿做李敖第二。”
 

狂了八十年的李敖,写了一本自传,声称要以此给自己定位,而八十岁的李敖,依然很狂很“李敖”。


       一百岁前的八十感言
 

因为我立志要活到一百岁,所以在八十岁时写这本书,好像太早了一点。但是八十总是一个关卡,要定性、定位,总不失为一定局。八十以后,所作所为无非就此定局,锦上添花而已。

于是,几经犹豫后,我还是决定写这本书,给我一生做一前瞻和总结。我一生的定性定位,趁八十生日就此打住。我要用我的八十定性、定位,显灵给人,使人感到,后世的子孙,很难想象“这世界上曾经走过这样一位血肉之躯”。——这是我一百岁前的八十感言。
 

跟自己聊天
 

我息交绝游已久,每天都是一个人在大书房里盘踞,虽没神经到喃喃自语,但万念俱灰的局面倒匆匆来去。有些念头被我钩住,就跟自己聊起来了。实际都是自说自话、自问自答,有时也会“自讼”、跟自己抬杠,当然赢的还是自己。

老子说“自胜者强”,他“自胜”的意思跟我不太一样。我的“自胜”,是说一个我好、另一个我不好。最后好的我赢了,自圆其说后,我理直气壮,全身统一。
 

我吹牛,因为你沉默
 

清朝学者李塨说:“交友以自大其身,求士以求此身之不朽。”我一生朋友不多,也不花时间招朋引类,所以“自大其身”,全靠自己吹捧自己。吃不消我自吹自擂的人应该惭愧,你们本该替我吹的,但你们闪躲,我就只好自己来了。我吹牛,因为你沉默。
 

和这么多人为敌
 

邓维桢写信给我说:“许多朋友会因你树敌太多而不敢和你做朋友。”不过,如果“朋友”是这样伪善、胆怯、骑墙、闪躲,这种朋友,也真可有可无了。

王尔德说世人都疏远了我,而仍在我身边的人,就是我真正的朋友。我年纪越大,越觉得他这种严格的择友标准其实还不够,该改为:我疏远了他们、他们仍挺身为真理而公然站在我身边的人,就是我真正的朋友。

在暗室里,我要自造光芒。

我是绝不怕孤单寂寞的,长夜漫漫,任重道远,我简直找不到和我同道的人,只是独行踽踽地走向前程。

笨人的可怕不在其笨,而在其自作聪明。笨人做不了最笨的事,最笨的事都是聪明人做的。

我不羡慕别人的年轻,我只羡慕去年的我或上半年的我。

——李敖

以上内容摘编自《李敖自传》,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1月

友好提示:本文为人民网文化频道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 (wenyixinqingnian)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