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华东师大作家群“再出发”:中文系要培养作家

时间:2018-06-14 20:04来源:澎湃新闻 点击:

      创建于1951年的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是蜚声海内外的学术研究重镇和人才培养基地。许杰、徐震堮、施蛰存、徐中玉、钱谷融、程俊英、周子美、李毓珍、万云骏、史存直、林祥楣、王智量等知名学者均曾执教于此。

      与此同时,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还培养了大批优秀的文学创作人才,涌现出以戴厚英、王晓玉、赵丽宏、王小鹰、孙颙、陈丹燕、宋琳、格非、李洱、王晓玉、毛尖等著名作家为代表的“华东师大作家群”。2000年以来,还有许佳、苏德、蔺瑶、刘弢、葛圣洁、小饭、于是等一批新生代作家形成了独特的“华东师大新生代作家群”现象。

      6月9日,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游于尘外协办的“普鲁斯特下午茶”第六期,将目光聚焦在“华东师大作家群”。

华东师大作家群“再出发”:中文系要培养作家


      中文系“也能培养作家”
 

      在华东师大,钱谷融教授关于“文学是人学”的命题曾引发全国大讨论;徐中玉教授的中国古代文论研究为该学科的现代拓进作出了重要贡献;王元化教授的一系列学术思想著作更是开一代风气,影响深远。1980年代以来,中文系几代学人各领风骚,在学术界赢得巨大声誉。

华东师大作家群“再出发”:中文系要培养作家

华东师大作家群丛书
 

      但一直以来,也有一种说法是“中文系不培养作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总编辑阮光页说:“电影学院有导演群、演员群,政法大学有律师群、法官群,等等。以前说中文系不培养作家,可培养教师群的华东师大恰恰冒出那么多的作家,特别是拥有如此多的或载入文学史、或在小说诗歌散文某一领域特别突出、或有很大社会影响的作家,形成‘华东师大作家群现象’。我问了很多人,这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国际上,没有这种情况。华东师大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中文系有这么好的文学的资源,形成了源远流长的‘上海流水’之势。到了新时代,华东师大作家群还不断有新的作家出现。”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副系主任文贵良介绍,在中文系系主任、教育部长江特聘教授朱国华的带领下,华东师大中文系于2018年获批艺术硕士广播电视专业“媒体与创意写作”方向培养资格,不仅教文学创作,还包括影视剧和话剧的创作与改编等,这也意味着“华东师大作家群”在新时期新形势下的一次再出发。

     文贵良还透露,华东师大中文系也将筹建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尝试和国内的作家机构、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搭建平台,并请著名作家做院长。

     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黄平进一步介绍,新开的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将致力于培养创意写作硕士,也开设网络文学中心,同时施行“驻校作家制”,邀请海内外相关作家驻校,以工作坊的形式和学生们交流。

华东师大作家群“再出发”:中文系要培养作家

华东师大丽娃河
 

     举办写作工作坊,请作家来改文章
 

     “很多大学都办了创意写作,每个地方的特色不一样。我们华东师大非常强调对艺术感悟的分析,应该是有学术的传统。在这角度下,希望我们的创意写作能在比较高的平台上做起来——我们要先做扎扎实实的事情,考虑创意写作如何能培养出作家来。”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罗岗说。

     他表示,以前“中文系不培养作家”,现在“中文系要培养作家”。如果天天说文学史、文学理论,学生还成为不了作家,所以未来会举办写作工作坊,请作家们来改文章——反复改,就像沈从文在西南联大培养了汪曾祺那样。

     “写作是要改出来的,只有作家、写作者,才可能把写作的经验带给我们,我们学者在一方面可能是比较无力的。”罗岗说,“希望能够探索一条汉语创意写作培养作家的新方法和新途径。”

     华东师大教授毛尖回忆,1983年她在宁波小城读书时就有一个写作梦。当时有梦的文学青年会疯狂地给作家写信,觉得北京太远,就给上海作家写信。即便没有作家回信,写了就有“和他们很接近”的感觉。“有创意写作课,会为文学青年节省很多时间。”

华东师大作家群“再出发”:中文系要培养作家

华东师大,学生们荡起双桨。
 

     大学文学教育到了必须调整的阶段
 

     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汤拥华感慨,自己作为文学理论这方面的老师,也感觉到大学的文学教育已经到了必须要调整的阶段了。

    “以前我们说理论指导创作,后来说理论和创作没关系,但现在我觉得创作指导理论是非常重要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要将理论带入创作实践,像创作一样去面对真正的难题,从而能够对文学实践产生积极的作用。我们现在经常看到新的哲学概念如何活跃于艺术创作和艺术展的策划中,我想在一定程度上,文学理论与文学实践的关系也可以这样,虽然这中间有非常多复杂的问题需要去处理。”

    “如果我在大学里教学生一门文学理论课,讲了很多西方的理论,却没有对他们的灵魂产生冲击,没有告诉他们什么东西在被解构,什么东西在重新建构,并且从学生那里得到正面的或批判的回应,那我会觉得很遗憾,会觉得自己没有讲出什么东西。”汤拥华说,一个时代真正好的文艺创作,一定可以给做理论的人敲警钟,让他们发现自己讲的“理论”在某个地方很苍白。

    “如果这个时候理论教师能拿出自己的经验和情感,与学生一起思考,一起经历精神的冒险、灵魂的战斗,学生是可以感觉到教师的诚意的。如果能这样,理论教学与文学实践就能够统一起来。”

    华东师大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教授、副院长方笑一认为,文学生活需要更多创意。“以前中文系的优势在于学生走出去,无论做公务员还是别的文化工作,写作总是优势。但现在的中文教育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学术化、知识化,写作反而成为中文系教学中可有可无的内容,学生怀着文学梦进来,走出校门却不会写,这是很遗憾的事情。”

    在他看来,有意识地进行创意写作教学,在现在是一件非常紧迫的事情。“以前中文写作是万金油,被到处需要,但现在社会环境对写作要求发生了变化——新媒体、影视、广告文案等领域,对写作都有新的要求,而且这种要求和以往中文系教学内容是不一样的,学术话语的写作训练和创作型的写作训练是两回事,所以这次中文系能承办创意写作,重视文学创作能力的培育,这在当下是非常及时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