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长春理工大学有个“牛人制造社团”

时间:2017-09-04 01:39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击:

在国内某知名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实习两个月后,长春理工大学大三学生贺舒婷就拿到了入职offer。这意味着,大四毕业后她就可以正式入职上班。而在她实习的部门,同批拿到offer的另外两人都毕业于国内外名校。

所在实习部门的老师评价贺舒婷,“善于沟通,执行力强,有责任心”。不过刚上大学时,贺舒婷还是个“不爱表达并且容易焦虑”的姑娘。“很幸运,我加入了羽良工作室。”贺舒婷把成长的主要原因归功于这个校内学生自组织。

在长春理工大学,羽良工作室是师生口中的“牛人制造社团”。从2009年这个工作室成立至今,像贺舒婷一样,毕业后的去向令人羡慕的往届成员还有很多,有的考到国外名校深造,有的则进入了世界500强企业工作。
 

选人最严格的校内学生社团
 

工作室取名“羽良”,寓意为“羽化为良人”。羽良工作室第一任负责人杨冲介绍说,创立工作室的目的是给有想法和想做事的同学一个实践平台,以弥补校内各类实践机会的不足。有别于其他学生社团,羽良工作室重点关注学生对科技知识的储备、执行力的提升和对社会关系的理解。

自主创建和运营,有独立的经费来源,学校不参与羽良工作室的管理,只提供政策和资源支持。羽良工作室会做一些电脑销售、产品设计等盈利项目。此外,参加比赛的团队或个人也会自愿捐出部分奖金,来维护工作室的正常运转。

“一句话概括,就是实现自我的精英教育。”杨冲说。

8年前,还是长春理工大学外语学院大二学生的杨冲与光电工程学院大四学生李雨轩、程戎翰一起创办了羽良工作室。在他们看来,刚进入大学时,大家的专业基础和综合能力差不多,然而,4年后会差距明显,有人已经具备了职场经验和状态,但还有很多人的整体素质和高中生无异。

工作室按照公司模式来运行,实行项目负责制和绩效考核,帮助成员的思维方式从学生转变成为社会人。

目前,羽良工作室有3个部门——科技实践部、市场实践部和求职实践部。每个部门正式成员不超过10人,加上实习成员,共50多人。每年工作室纳新时,录取比例只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不等。

网上申报、面试、笔试、分配团队任务、两周后展示团队成果、最终面试……大一时,能最终进入羽良工作室的市场实践部,贺舒婷可谓是过五关斩六将。过了6轮筛选外,还要通过数月的实习期,才能最终成为工作室的正式成员。

在校内选择社团时就让大家体验到竞争,这样最后留下的人才会珍惜和利用好这个平台。杨冲解释说,如果像很多社团一样,只要报名就能加入,势必会有很多人都是“打酱油”的角色,效果不好。

贺舒婷有切身体会。在报名就能加入的社团,“人容易有偷懒的想法,觉得在社团做事差不多就行”。她说,在羽良工作室,项目制给每个人明确了权责,绩效考核末位的就会被淘汰。
 

做个活泼的技术人
 

现在的程戎翰和李雨轩,一个在国外读博士,一个在北京做科研。留在长春的杨冲创办了一所英语培训学校。尽管早已毕业离校,三个人还是会经常关注羽良工作室的发展状态,帮师弟师妹出谋划策,介绍和提供资源。

作为成立至今一直存在的部门,科技实践部是羽良工作室的招牌。近几年,科技实践部的学生们发表了大量的学术论文,其中多篇被EI核心期刊收录。

现在,光电信息工程学院大三学生梁永鑫是部门负责人,大家叫他“技术大拿”。对他而言,程戎翰和李雨轩是榜样,不仅技术厉害,社交能力也强,是“活泼的技术人”。

刚加入科技实践部时,梁永鑫很害羞,开例会时喜欢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当时这个从广东到东北来求学的男孩只想埋头当学霸,来弥补高考的失利,为出国留学做准备。

他在科技实践部的三年,很多变化悄然发生。

梁永鑫和队友一起参加过多次全国大学生光电设计大赛,成绩优异。去年,梁永鑫还在中科院创新训练计划中获得了特等奖。现在他带团队,给成员设计和指导科研项目,分享起观点来若不被对方打断,能一直说下去。

在“羽良”的每个活动都是一个项目,诸如科技分享会、招聘实习生、研究创业项目等。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项目负责人,有人毛遂自荐,也有人被鼓励着去做。“参与的项目多了,表达观点的胆量也大了。”杨永鑫说。

对同为光电工程学院的大三学生杨云翔来说,他的大学目标和梁永鑫相似,“努力学习超越别人”。来到“羽良”后他开始明白,当学霸固然好,但还需要同时具有优秀的表达能力、执行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这样才能在日后社会竞争中胜出。

目前,杨云翔是科技实践部成员,现任羽良工作室负责人。在他看来,科技实践部重要目标之一就是让成员不仅技术好,而且善于自我表达。

在羽良工作室,除了比赛拿奖享受成功的喜悦外,令杨云翔受益匪浅的是理解了协作和团队的意义。

去年,杨云翔和梁永鑫等团队3人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大学生光电设计竞赛。为了参赛,他们提前半年就开始准备,熬了无数个通宵,制作了一款无人机。不料比赛时,原本调试好的飞机,现场却飞不起来,后来才知道是地理位置发生了变化的原因。

原本3人对自己研发的无人机技术信心满满,没想到初赛都没进,半年的辛苦付之东流。比赛结束后,3个人一起默默地去了奶茶店。

“现在想来,尽管比赛失败了,但大家没有彼此埋怨,返校后继续投入到新的项目中,这样的团队才有吸引力。”杨云翔说。
 

进入职场的“靠谱能力”
 

与科技实践部培养“活泼的技术人”不同,市场实践部和求职实践部则是帮助成员积累实习经验和熟悉求职技巧,预备进入职场的“靠谱能力”。

在市场实践部经常会有职业技能和计算机软件的培训。例如要求成员每周读一本书,读后不仅要写心得体会还要在开例会时公开演讲,以此培养理解和表达能力。

除此之外,市场实践部还会给成员更大的考验:项目实战。去谈销售项目、做市场调研或是去校外实习。

前年,贺舒婷和市场实践部其他4人一起参加了全国苏宁易购校园营销大赛,一个半月内要去哈尔滨、长春、沈阳和北京这4个城市开展App推广。“整个项目需要异地合作,对我们在校学生而言,挑战很大。”贺舒婷说,为此他们5人兵分四路,每周要多次往返于学校和异地城市之间,与外地大学生社团组织谈合作。最终他们超额完成任务,拿到了三等奖。

”在羽良工作室有很强的归属感,因为大家是志同道合的人。“贺舒婷说,去年暑假,市场实践部还组织了去北漂实习,6个人合租一间房子,去不同的公司应聘实习。

最晚成立的求职实践部与市场实践部在职能上互为补充。该部门负责人、外语学院大四学生王丽娜介绍,求职实践部主要招收大三、本科毕业后要求职的学生。部门会邀请工作室的“前辈”给现在的成员进行简历、面试和行业技能等各方面的培训。

“我们希望招聘单位看到羽良工作室的成员后,能感受到我们是有准备的人。”王丽娜说。

羽良工作室有个“室友录”,去到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腾讯、海尔、三星、联合利华等知名企业的成员大有人在。

“羽良工作室的学生能有良好的成长和发展,得益于作为学生自组织的内部管理和考评制度。”在长春理工大学团委书记王超看来,一个自行运作的组织,少了很多既定的限制,宽松的环境能让学生充分发挥自己的想法,在不断的试错中去完善运行体制,发现如何更合理地运用学校给予的资源。

与此同时,王超认为高效且严格的自管自治,自己对自己负责,使学生可以用结果导向的思维去自觉地做各种活动、学习职场技能和科技创新。

现在,羽良工作室还有一个微信群,各个批次的成员在一起互相交流,资源共享。(王培莲 鞠佳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